Cu_m

倒地不起_(:3」∠)_
——
进度:……咸鱼中。
——
简介莫名消失……嗯……算了不写啦!

【无授权翻译】Winter by izayoi_no_mikoto

原文地址

声明:
此翻译仅供学习交流用。我不拥有什么。不盈利。所有权利归于原作者。
其余事项依照惯例。

Winter

by izayoi_no_mikoto

简介

花白能结束这个冬天。他是唯一能够的那个人。
他没有。

————————————

“你得杀了我。”玄冬说。

他站在那儿,精疲力尽,弓着身子,没有表情。他的手垂在两旁,手指倦怠地伸着,肩膀塌下。他站在银白的森林前,雨雪交杂的灰暗的天穹下,他的身形暗淡,脸上笼着一层阴影。

这副景象绞着花白的心,但与此同时,他从未见过比这更美的东西。

“花白,”玄冬的声音急迫。

“不。”花白回答,他转过身,坚定地,继续穿行于雪地。

空中几乎没有风,但雪仍不停飘落,一片一片,柔软而美丽,带来死亡。寒冷深入骨髓,然而花白挺直脊背,头颅高抬,没有拉上兜帽,抑或蜷缩进斗篷,因为这冬天属于他。这份尖刻而刺痛的寒冷属于他。虚伪的温柔的雪属于他。渗入那双结实的靴子的潮湿亦属于他。身前播撒的永恒的白色,头顶不详的云层,身后正死去的森林,这些全都是他的。

这场冬天的来由是他,这意味着它属于他。

他继续向前,麻木的双脚艰难地踏进深及膝盖的雪堆,如同预想,一阵痛苦的僵持之后,玄冬跟了上来,宣布投降。“花白,”他喊道。“花白,等等。”

花白停下步伐,转过身。“玄冬,”他说,这个名字尝起来像是落在舌尖的一朵新雪,锋利,干冷而又纯洁。他的心脏紧缩了一下,但这一次的原因不尽相同。

玄冬吃力地走着,每一步都深陷雪中,直到最终追上花白,倒在他旁边,那个他应在的位置。“花白,”他又说了一遍,沮丧让他的声音染上苦痛。“停下它。你不能继续这样。你知道你该做什么。我们都知道。”

“我不需要做任何事,”他说。“只是因为我能够杀死你并不代表我会去做。”

“你必须做,”玄冬坚持道。

花白微笑了,不知为何地。他让这个笑强留在唇齿间,凝视着玄冬,没有流泪。“不,”他答道,“我不会。”

玄冬眉头紧皱,但是花白拒绝进行这场争论。他伸手抓住玄冬的衣袖,轻轻拉了一下,“看,”他指着身前那片荒凉的,大雪封锁的野地。“看看这些。忘掉其它的。你看。这不美吗?”

玄冬凝望远方,他冰蓝色的眼睛遥遥看去。花白也一样,转过身,注视着——那增长的雪,令人生畏的天穹,浩瀚的空虚,威胁着要将他们全部吞噬。“很美,”玄冬终于回答。但是花白分不出他声音里含着的到底是赞叹还是怀疑。

雪无情地落下,如同精巧的白色花朵自天堂飘落。

一阵寒冷掠过他,花白突然地,剧烈地颤抖了。天这么冷,这么冷,但他已经做出了决定,而他将对此负责,他将拥有它。他拥有这场冬天,还有它的寒冷,它制造的残忍的寂静。他接受它,因为只要这场冬天属于他,那么玄冬也属于他。

他能够终结这冬天,用他的剑仁慈地一刺,但他没有,而且不会有。他只是伸出手,用尽僵硬冻伤的手指上全部的力量,握住玄冬。几秒后,玄冬紧握回来。花白闭上眼,在眼泪流下,冻结在脸颊上之前刹住了。

这真的非常,非常冷。但玄冬,仍然温暖。

————————————

作者的话:
(灵感来源:关于深冬的一百字)

译者的话:
给姬友的小鱼干。
咸鱼混更假装我还活着。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