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_m

倒地不起_(:3」∠)_
——
进度:……咸鱼中。
——
简介莫名消失……嗯……算了不写啦!

【授翻】Terrorism & Anarchy -2

  声明:
  此翻译仅供学习交流用,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对云争斗的热情……
  转载什么的,那一套,你懂的。虽然觉得不会有但还是提一下……
  原文地址见第一章。
  然后,扎克斯姓菲尔(fair),云是Cloud,然而你将不太可能看到路法斯被我用姓氏称呼,因为他姓神罗……

  ————————————

  【第二章】:某些怪事

  反正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了,扎克斯正在严肃地考虑让自己的恐慌症发作。他敲了敲门。可能一或两倍于所谓的太多次了。这使得对方叫他时听上去有点生气。

  “进来,扎克斯。”房间里,萨菲罗斯有些恼怒的发光的绿眼睛迎上他的,表情让人隐约联想起安吉尔。“什么事?我过不久要与神罗社长会面,没有多少时间。”

  “这事儿不对劲。”扎克斯说。“它很怪,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摇摇头,声音几乎连他自己都无法辨认。“它有蹊跷,但完全说不通。”

  一瞬间萨菲罗斯从恼火变得严肃起来。“怎么回事?”

  扎克斯打开他的PHS,开始给萨菲罗斯发邮件。“你知道我的朋友克劳德·斯特莱夫吧?”

  “那个步兵。” 将军确认道。“你以前提起过他。”

  “几天前他为了学习放了我鸽子,而且再次参加了特种兵资格考试。”

  “令人钦佩的热情,扎克斯。”

  “别开玩笑,萨菲罗斯!”扎克斯烦躁地说。他的指挥官挑起眉看他一眼。他深吸了一口气。“抱歉,长官。”他又摇了摇头。“考试开始前那天我打给他的时候,他要我这周让他一个人待着,他好专心学习。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他经常在这样的时候这么做。但他保证下周结束考试时会和我去圆盘下玩。今早我很无聊。因为我真的不想再等三天到考试结束。所以我查询了正在进行的测验成绩。我想钉子头不可能因为我调查他而对我生气,因为我从没告诉他我这么做过。”

  这让他被严厉地瞪了一眼,但他不在乎。

  “但我在任何地方都没找到他的名字,就好像他没有参加考试一样。所以我调查得更深入了一些,发现他在和我交谈的四十七分钟后退出了神罗。在我们那次通话之后,他径直去了军械库,借出了一把剑。我知道他不可能驾驭它,因为我在这方面和他做过一些训练。那之后他待了半小时,然后离开那儿,退出了神罗。”

  萨菲罗斯眉间的褶皱越来越深。扎克斯乐于见到这个。这意味着这个男人开始感到情况古怪。

  “所以我觉得也许记录出了错。我调出了监控。它真的非常奇怪。看我传给你的文件。”

  萨菲罗斯转向电脑,立刻打开了所有的邮件。扎克斯走到将军的办公桌旁,指着。“先是这个。”

  神罗训练场出现在屏幕上。里面满是步兵小队和训练他们的特种兵。扎克斯又指了指。“这儿的这个是克劳德。第三排,从右数第二个。”他看起来明显比其他人个头小,虽然他并不是很瘦。

  录像的屏幕突然变成白色,就像被强光或者电流干扰了一样。“我检查了系统,”他说。“整个神罗的每一个摄像头都像这样恰好亮了两点九秒。”

  当影像重新出现时,步兵们正围着他们倒在地上的一个成员。“那是他在地上。”

  带领小队的二等兵微小的喊叫声从录像里传出,盖过了录像的白噪声。克劳德猛地坐起,环顾四周,像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样。过了一会儿,另一对步兵把他拽了起来,他们都回归了队伍,继续他们的环绕跑。

  “现在快进,直到他靠近摄像头后暂停。”

  萨菲罗斯照做了。

  “在第二个窗口上也打开这份视频,在屏幕花白之前他最靠近摄像头时暂停。”

  萨菲罗斯以荒谬的效率操作那些机器。

  “现在看着这两个。在白屏之后他变高了。”

  当萨菲罗斯挑眉看他时,他觉得对方大概再也不想理会他了。

  “我说真的,萨菲罗斯。看看他,对比一下旁边那两个士兵。很明显他比他们都矮。但看这里,”扎克斯指着另一个窗口。“他显然比右边那个高,而且几乎和另一个一样高了。”

  “这两张图不在同一个角度,扎克斯。它可能是个光学错觉。”

  “我会给你一个光学错觉,”他咕哝着,从萨菲罗斯那里夺过鼠标。他留下了有更矮的克劳德在的那份影像,但是快进了另外那个。“现在他在用PHS和我通话。看他的衣服,萨菲罗斯。那实在太小了。他的皮带看起来会把他勒成两段。”

  “他还在长个子的年纪,扎克斯。他一定需要大一两号的制服。”

  忽视了他的指挥官的话,扎克斯打开了下一个视频。克劳德出现了,仍然穿着他那身过于小的制服,他正在军械库。

  “步兵,你确定你拿得起这把剑?”视频中的三等兵问。

  克劳德拿起那把武器,回旋它好像那只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三周前他还不可能单手举起一把那么大的剑,萨菲罗斯。我清楚。我就在那里。”扎克斯暂停了视频,并指着它。“看到他这儿的古怪之处吗?他想笑但又忍住了。他是故意吓退那些三等兵的。克劳德是那种安静的孩子。他不会像那样拿人开玩笑。而且他也绝对不能轻而易举地挥动阔剑。”

  “没问题。”那个怪异的克劳德回答。

  “不错。只要确保你借走的时候保持它的清洁就行了,这周测试完后要及时还回来。”三等兵说。

  “好的,长官。

  “看到吗?这又是个古怪之处。”接着,当克劳德把剑甩到身后插进背带时,扎克斯说道。“我核对了克劳德上一次剑术课的记录。我从没听他说过要把武器背在背上。它总是挂在他的胯部。”

  “你把你的剑背在背上。”萨菲罗斯陈述道。

  “那是因为我的剑和我一样长。”

  “对他来说那也一把很长的剑。”

  “一把他不可能运用自如的剑。”

  “你说你们是朋友。也许他在尝试模仿你。”

  “这没法儿解释为什么他自发地长高还退出了神罗。”他再次指向暂停的画面。“看这儿,他的衣服实在是绷得太紧了,所以你能看到他有很多肌肉。我用塔克斯的体格检查软件分析了他——”

  “扎克斯——”

  “据估算,他比上个月高了三英寸,增加了大约二十五磅的肌肉。”

  萨菲罗斯看起来有点儿迷惑。

  他打开了最后一个视频,克劳德正在行政办公室那儿。“而且你看看,”他又指了指。“见鬼的,他身上穿着什么?”

  他知道那些衣服不是克劳德的。他的朋友总是偏好T恤和短裤,而不是那些宽松的,深色的衣服。“究竟有谁会戴着个头灯啊?”他朝天发问。

  “事实证明要当个特种兵对我来说太难了。我会去找点别的事做,没有军队口粮或算术的那种。

  “奇怪的是,”萨菲罗斯若有所思地说,“这听上去像是你会说的,扎克斯。”

  “我没有退出神罗。”他反驳道。

  “他做了被你称作古怪的事。”萨菲罗斯加了一句。

  他们看着克劳德递过他的ID卡。

  “看起来你有一把剑没有归还。

  “马上我就还回去了。一旦完成这些,我就会清空我的床位然后离开。

  “小子,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吗?”那人的手悬在键盘上。“一旦我保存档案,就没有挽回的机会了。

  克劳德微笑了。“我确定。

  扎克斯暂停了监控视频。继续看下去是毫无意义的。克劳德只是漫步着穿过大厅,公然带走了他承诺归还的剑,除了口粮外没有带上任何用品。

  “他偷了那剑,萨菲罗斯。他带着剑和口粮消失在了圆盘下。他的PHS打不通,他就这么走了。我打给他妈妈,借口问他的病史,但她也以为他只是在重新参加特种兵考试。这孩子在监视器亮了两点九秒之后高了三英寸增重了二十五磅,然后偷了把剑戴着个该死的头灯退出了神罗。”扎克斯一口气说道。“有什么事正在发生,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承认,”萨菲罗斯谨慎地说,“这件事确实很可疑,但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让你这么惊慌。”

  他咬紧牙关,瞪着对方。萨菲罗斯扬起眉,显然没预料到自己会被这么凶恶地对待。扎克斯深吸了一口气,返回去俯身对着鼠标和键盘。他摇着头,愤怒地发着牢骚。他把录像倒回到克劳德从神罗离开的时候,调到最接近面部的角度,然后放大图像,把它弄清晰了一些。

  他指着屏幕说:“如果你看到什么,只要它稍微有点奇怪,告诉我。”

  萨菲罗斯看向屏幕并研究起来。这将军慢慢眯起眼睛。但扎克斯一点也不感到自豪,因为萨菲罗斯注视的正是他所看到的。

  “这很难说,”萨菲罗斯说道,“虽然头灯干扰了正常的照明,但看起来斯特莱夫的眼中至少有一些魔晄的光芒。”

  “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上周我见到他时,这孩子是没有发光的眼睛的。我检查了他的档案。他没去过任何接近魔晄的地方。他从没有为一次回复魔法或治愈魔法而进行过医务室之旅。他在军队中的级别也不足以高到被允许训练魔石的使用方法。你现在同意有什么正发生了吗?”

   “这可能不是真正的魔晄,”萨菲罗斯缓缓地说,“而是头灯带来的光晕。”至少他不再试图把这件事一笑置之。“但这确实需要调查。”他的绿眼睛转向扎克斯的。“我想你希望尽可能秘密地处理它?”

  他点了点头。“我想知道在克劳德身上发生了什么,在我们开始指控他任何事之前。”

  “我同意。了解的越多,我越感觉它可疑——”

  萨菲罗斯的房门被猛地撞开。扎克斯飞快地握住剑而将军在半路停下评价。

  雷诺闯了进来,后面紧跟着西斯内和鲁德。“大新闻!”

  西斯内走上前,越过办公桌递给萨菲罗斯一份薄文件。“发生了一次恐怖袭击。”她说。

  “为什么向我报告?”萨菲罗斯说,快速地打开文件扫视它的内容。

  他先看到了那些图片。火焰、碎石和灰烬从空中落到雪地上。

  “曾第一时间派我们过来。希望你立刻得到这个消息。”她说。

  雷诺悄悄绕过办公桌来看那文件。他瞟了一眼电脑屏幕,马上又多看了一眼。“哇喔,这家伙是谁?我上回见过他但不知道他为什么眼熟,然后现在你在神罗大厦监视他?”

  他开口准备要个说法但是萨菲罗斯捷足先登。“你在何时何地见过克劳德·斯特莱夫?”

  “克劳德·斯特莱夫?”雷诺重复道。他指着扎克斯。“那不是你的步兵兄弟吗?”

  “六号反应炉,”鲁德说。“三天前,那件事发生十八时又三十七分之前。走向火车站台。”

  “闭嘴萨菲罗斯,这只是他离开后第四个小时。”

  “这是个开始。”

  “见鬼的发生了什么?”雷诺问。

  萨菲罗斯说:“你完全有资格自由决定这件事,扎克斯。如果有需求,你可以征用一些二等兵或三等兵,但在尼布尔海姆袭击这次事件上,我可能需要你的协助。”

  在留意到那句话前,扎克斯已经在去门口的半路上了。“等等,”他说,转回身来,“尼布尔海姆袭击?恐怖分子袭击了尼布尔海姆的反应炉吗?”

  “反应炉神罗官邸。”

  “没有人员伤亡,”西斯内补充道,“但建筑堪比瓦砾。”

  “没有人员伤亡,”雷诺饶有兴致地说,“只有该死的糟糕的幽默感。官邸中的每个人都被睡眠、缩小、静止在房屋后方边缘。不管是谁,他只想要那建筑和一切里面的东西。”

  “萨菲罗斯,”扎克斯说。“克劳德来自尼布尔海姆。”

  “现在这不只是件怪事了,它需要优先处理,扎克斯。我命令你找到克劳德·斯特莱夫并拘留他。如果你有需要,向塔克斯请求援助。仍然要尽你所能保持隐秘。我们的一个成员开始炸反应炉,一旦泄露出去,这将会是公关部的噩梦。”

  “你真的认为这是克劳德做的吗,萨菲罗斯?”

  “我不知道,扎克斯,但这太过巧合,让人难以忽视。可能是神罗中有人在以某种方式强迫他。他的资料上说他只有一名亲属。如果他们威胁他,做点什么来保证她的安全对他来说合情合理。我们得找到幕后黑手。”

  “搞什么鬼?”雷诺问道。“扎克斯的步兵兄弟和恐怖袭击有什么关系?”

  “雷诺,鲁德。”西斯内说,“去和菲尔一起弄清楚那件事。我会和将军在这里直接研究这场爆炸。”

  ————————————
  
  “你怎么回来了?”当曾在会议室加入他们的谈话时,萨菲罗斯问道。

  “我觉得我最好亲自把它交给你。”他越过桌面把一个信封递给萨菲罗斯。

  萨菲罗斯拆开塑料袋,打开信封。“和嫌疑人有关的消息?”扎克斯问道。

  “没有证据显示你的朋友斯特莱夫在尼布尔海姆,扎克斯。”曾说道。“官邸和反应炉的残骸周围确有足迹,但没有什么能被明确辨认出来的。我们只能肯定有两人参与其中。”

  “是否有谁宣称对此事负责?”萨菲罗斯问。

  “少部分团体,”曾说。“雪崩是它们中的第一个。但我们排除了每一个公开的恐怖组织。没有一个有成员能正好在那里做这件事。没有任何团体掌握我们未曾泄露给媒体的东西。即使是地底军团的阴谋邮件列表也没有与之相关的主题。”他示意了一下萨菲罗斯手中的信封。“这是那两枚炸弹附近唯一剩下的物品。它似乎是在反应炉爆炸之后被留下的。”

  “信封里面有两封信?”当萨菲罗斯从第一个信封里拿出两个更薄的信封时,他问道。

  “一封是写给我的,”萨菲罗斯说,“这一封写给神罗。”

  曾拿出PHS,拨了一个快捷号码。他等了一会儿,然后说:“您现在有空吗,阁下?……您可以到会议室与萨菲罗斯将军、一等兵扎克斯·菲尔和我会合吗?谢谢您。”

  PHS被放回口袋。“神罗副社长很快就来。”

  “你的那封说了什么,萨菲罗斯?”扎克斯问。他不想等到副社长到来。他觉得如果克劳德真的和这有关,他能从信中的语句看出些什么。

  叹息一声,萨菲罗斯打开他的信封,浏览它的内容。他皱起眉。“这真的……非同寻常。”第二次他似乎看得更加仔细。

  “大声读出来怎么样?”他说。

  “你自己读,扎克斯。”萨菲罗斯说,递过了信。

  他一把拿过它,大声朗读好让曾也听得到。“你好,萨菲罗斯。你的眼睛注视真实,你的记忆传达假象。然而真实也能被扭曲,进而创造虚幻,虚幻形成谎言,引起你心中的疯狂。当阅读被认证过的神罗文档时,在你相信它之前,多思考一下是很重要的。即使你几乎不可能会有机会看到它们,因此你认为那毫无疑问是真实的。署名是CS快递附:绝望是个糟糕透顶的礼物。”他瞪着信纸。“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正和我想的一样。”萨菲罗斯说。

  “萨菲罗斯,”曾说,“除了最后两行,它们听起来像是人们会在更戏剧性的时刻说的那些东西。”

  “我同意,”将军皱着眉说。“鉴于我已经充分考虑过被给予的信息的真假以及消息来源的可信度,这让人有点不安。”

  “这表明犯人或犯人们相信,如果你看到某些他们认为是错误的信息,你会以非常消极的方式对待某些事物。”

  扎克斯问:“尼布尔海姆那儿到底放着什么?”曾和萨菲罗斯盯着他。他耸了耸肩。“如果他们认为萨菲罗斯会对什么东西有很糟糕的反应,难道他们不是要尝试除掉它?特别是如果它并不是真实的?他们刚在尼布尔海姆炸毁了两个神罗机构。如果我是个坏蛋,我会先炸了它们,然后再开始说我为什么这样做。如果你先说为什么,那么人们可能会抓住你,而你就没办法在它们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搞爆破了。”

  “我就知道他们提拔你一定是有原因的,”雷诺在门口说。“你说的正是我想的。”

  “你在偷听?”萨菲罗斯简短地问。

  “只是比别人先到。”

  副社长路法斯·神罗走了进来,随后是西斯内和鲁德。房间里坐着的人站起身来,路法斯不在意地挥手,示意他们坐下。“我假设这与尼布尔海姆的爆炸事件有关?”

  “是的,阁下。”曾说道。“我们认为一个或一群身份不明的恐怖分子应当为此次事件负责。他们在反应炉边留下了信件。我们刚刚读的那封是写给萨菲罗斯将军的。”

  扎克斯飞快地递过信。路法斯快速浏览了一遍。“富有戏剧性。它似乎表明,他们认为在那一处或两处地点有某些值得注意的事物会影响将军阁下。”他把信放在桌上并示意道,“第二封信?”

  “这是写给您的,阁下。”曾递过第二封信。

  副社长短暂地扫视那封信。他脸上掠过的狡猾的微笑令人毛骨悚然。是什么让这个年轻人如此异乎寻常的愉悦?

  路法斯开始第三次看那封信。但扎克斯没办法再继续沉默下去了。

  “阁下?”他催促道,腿在桌下禁不住地踢了一下。

  萨菲罗斯和曾向他的方向投来不满的眼神,但代总统似乎并不介意。

  “路法斯·神罗。用金钱来支配世界似乎是有效的。民众认为神罗会保护他们。在神罗工作,得到回报。如果恐怖分子发动袭击,神罗军队会帮助他们。外表看起来不错。也许你有更好的主意?也许能够用一点儿更不浪费的东西来管理群众?毕竟人们是健忘的。一个好儿子会知道该怎样对待他的父亲。底部的署名是CS快递附:可能有点太喜欢发表演讲了。

  他不理解路法斯为什么会露出愉快又满意的笑容。

  路法斯·神罗把信件放回桌上,指着它们。“这个人,这个恐怖组织CS快递的负责人,不管他是谁,他了解我们。我不能肯定我们中的哪一个他们了解得更清楚。两封信都显得非常熟悉自然。”他审慎地看了萨菲罗斯一眼。“写信者在这里提到了我从未公之于众的事物。他们很有礼貌地,没有直接指出它。但正因为那是我会用的说法,毫无疑问,我知道其中的含义。”

  “但为什么这个恐怖组织想要摧毁那些可能让萨菲罗斯变得愤怒,然后不知为何地去找神罗社长的东西?”扎克斯说,他确实为这些事物如何能有所联系而感到困惑。他没想到每一只眼睛都会惊讶地转向他。

  “你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神罗副社长问道,冰冷的蓝眼睛注视着他,目光中带着让人不舒服的考量。

  他抓了抓头。“这挺明显的,你不这么觉得吗?”

  “不,”萨菲罗斯说。“解释你是怎么想到它的。”

  路法斯说:“对多数人来说并不明显。虽然我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请解释一下你是怎样得出这个结论的。

  “唔,”他揉了揉后颈,腿在桌下踢了一下。“我们已经看过萨菲罗斯的信了。CS快递认为在神罗官邸或反应炉里有什么会让萨菲罗斯精神状态不太好的东西。这可能意味着那会让他走入极端,就像……其他获得强化的人那样。那么现在看看神罗副社长的信,它谈到了CS快递认为的神罗公司的运作方式。他们问你是否会用不同的方式做事,这意味着他们不赞成社长正在做的事。然后我想到留在反应炉的信。如果只有萨菲罗斯的信与尼布尔海姆袭击有关,为什么他们把信放在一起?所以说,两者都与它有关。他们留下了三条非常简单的信息。”

  他举起一根手指。“萨菲罗斯不能相信一切他所读到的东西。”第二根手指也举了起来。“神罗副社长可能会是比他父亲更好的领导者。”接着是第三根。“炸掉反应炉和神罗官邸能摆脱和避免一些萨菲罗斯无法处理的东西,还有社长不该采取的行动。”

  “非凡的洞察力,扎克斯。”曾沉思着说。

  “从口中听到这些让我很惊讶。”雷诺说。

  路法斯在其他人开口前抬起一只手。“除了菲尔和我,还有人想到这些关联吗?”

  只有萨菲罗斯点了头。

  “我以为你说那是不明显的。”扎克斯对将军说。

  “确实是的,扎克斯。我只是有点惊讶你能看出来。”

  他揉了一下额头。“但这些想法只是大概。我没能理解所有的那些毫无道理的话或是私人的暗示。除了最基本的那些以外,我对它们束手无策。”

  “不管你说的这些有多么明显,”曾平缓地说,“这不是最明显的结论。”

  “是时候指出那个签名了吧?”雷诺快活地四处挥手,然后指向信。“这个缩写明显指出了你的小兄弟的罪名喔,扎克斯。”

  “这是什么意思?”路法斯问道,眯起眼睛注视他们。

  “我们一直在尝试尽可能保留一些秘密信息。”曾回答。“如果公司在我们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泄露出去的话,那就太糟糕了。”

  扎克斯忍不住皱眉。他们在暗示这次恐怖爆炸事件的犯人是克劳德

  萨菲罗斯接上曾的话。“五天前,一等兵菲尔认识的某个步兵在十分异常的情况下退出了神罗。”

  在将军陈述的时候他沉默地诅咒着每一样导致他走进萨菲罗斯的办公室的事物。

  “而这个步兵的名字?”路法斯问。

  萨菲罗斯期待地看着他。

  他在坦白前叹了口气。“克劳德·斯特莱夫。他来自尼布尔海姆。”

  “CS快递。”雷诺帮着倒忙。

  “我不倾向于相信这是巧合。”路法斯说道,“但这种恐怖主义的行为会与我们讨论的这个步兵相关只可能是偶然性的。在雷诺在六号反应炉认出他之后,我们有发现他的去向或是行动吗?”

  “随后在搜寻证人时,我们得知他在贫民窟屠杀怪物,就在他辞职那天很晚的时候。”曾回答。“之后他被看见在沃尔市场售卖怪物尸体,并购买了魔石和装备。沃尔市场的货品相对而言比较适合新手,但他知道他在做什么。如果他越过群山去往朱农,而不是绕道卡姆和秃鹫要塞,他会遇到较高级别的怪物。如果他有足够多的魔力,他就能轻易地提高那些用来在尼布尔海姆对我们的人员施放魔法的魔石等级。”

  “斯特莱夫有这种程度的魔力吗?”

  “不知道,”萨菲罗斯说。“他甚至没有测试过对魔晄的耐受性,更不用说魔法能力。他没有通过第一次的特种兵资格考试。”

  “我们没有在这里和尼布尔海姆之间,任何他可能会停留的地方发现丝毫迹象。”曾转过身面对路法斯。“在朱农港,阳光海岸,北可利尔,可利尔都没有,即使是尼布尔海姆本身。”

  “母亲是斯特莱夫唯一的亲属吗?”

  “是的,”扎克斯说。如果有谁会说起克劳德,那个人将是他。

  “而她仍然对她的儿子一无所知?”

  “确实。今天早上我打电话追问她,她还没有收到他的消息。我们现在在那里安了监控,所以如果他去到她附近,我们会知道的。”

  “在他留下的随身物品上有魔晄的痕迹吗?”

  “没有。”

  “都有谁知道他可能牵涉进尼布尔海姆的袭击?”

  “这个房间中的人和二等兵康赛尔。”

  路法斯挑起眉。“社长还没有被告知?”

  “我们完全有不这么做的理由,阁下。”曾说。“而且此外,我们都知道他会通知行政部门。因为我们不能肯定斯特莱夫没有参与其中或听从某人的命令行事,所以我们不能冒险把消息传给那么多人。特别是如果斯特莱夫得到了强化。那是需要行政级别的授权的。”

  “我能理解你为什么找我来,”路法斯说。“为什么斯特莱夫可能对他家乡的神罗设施下手,菲尔,你有想到什么原因吗?”

  “没有,阁下。每当我们谈起家乡或这里,他总是会说特种兵有多么厉害。他说他想成为一个英雄,就像我们一样,并且保护一些儿时的朋友。”

  路法斯挑眉。“也许他认为他现在在扮演英雄。如果在尼布尔海姆的东西会影响到萨菲罗斯,他会毁了它,拯救他心目中的英雄。如果神罗总统在他的家乡做什么错误的事,他会阻止那些,以保护他的儿时朋友。”

  “如果他是做了这些的人,”他忍不住说。

  “你的忠诚值得赞扬,”路法斯说,“但这并不会让斯特莱夫变得无辜。不用担心他被毫无根据地定罪。我们仅仅是在假设,而且不排除任何情况。这也许并不是十全十美,但它仍然是最好的途径。”

  “我明白,阁下。”不管他多么不想。

  ——————TBC——————  
  
  
  
  个人的碎碎念:

  很慢对不对?……慢就对了(ノ∀`)致以诚挚的歉意但不会改的ww这儿不负责料理等太久长出的蘑菇♪😊看我和善的笑脸……
  不得不用“扎克斯”替换掉“他”,成打的“他”让人分不清谁是谁了,唉……我该把一章的克劳德也换掉的。……试过了,做不到_(:_」<)_
  ……是说,路法斯只称呼姓氏神罗,在英文里没问题啦,但放中文就……像公司一样:-(……
  ……所以其实恐怖分子是不会被和谐的?
  翻的时候才发现扎哥好紧张云片啊😝原来读都没注意……这样说的话,一直到最后都挺担心的|・д・。)……默哀三秒钟。
  对DC一点也不了解。感觉到时一定会出问题……现在已经出问题了。
  必应词典也好用。
  (11.25 ~12.19)

  ————————————

  【求助!!!∑(°Д°ノ)ノ】几处存疑的地方:

  He thought he might【 be losing Sephiroth】 when a brow quirked at him.
  当萨菲罗斯挑眉看他时,他觉得他大概【让对方失去理智】了。(猜测了一下(⁰っ⁰) ,如果直译的话,他也从来没有拥有过啊?……不能理解ˎ₍•ʚ•₎ˏ……)
  (已解决!感谢!现在是更改为【对方大概再也不想理会他了】😝)

  "Sector 6," Rude said. "Three days ago.【 Eighteen thirty-seven hours.】 Moving toward the train tracks."
  “六号反应炉,”鲁德说。“三天前,【十八时又三十七分】。走向火车站台。”(找不到相关的表达……哇。)
  (已解决!感谢!现在是更改为【那件事发生十八时又三十七分之前】哇这么一想好像能通\(*ΦωΦ)ノ)

  "…Not even the underground 【conspiracy mailing lists 】have anything of relevance on the subject."
  “即使是地底军团的【阴谋邮件列表】也没有与之相关的主题。”(曾说的那句,……是不是真有这么个东西?或许一个游戏内的专有名词|・д・。)?……或者别的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2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