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_m

倒地不起_(:3」∠)_
——
第七章:31.0%
——
简介莫名消失……嗯……算了不写啦!

【授翻】Terrorism & Anarchy -5

  声明:
  此翻译仅供学习交流用,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我,我只拥有对钉子头的热情……
  转载什么的,那一套,你懂的。虽然觉得不会有但还是提一下……
  原文地址及作者见第一章。

  ————————————
  
  【第五章】:杰诺瓦细胞进入了这里

  “这是唇语阅读员给出的文字记录。”萨菲罗斯递过一张文件,“如果你感兴趣的话。”

  扎克斯很感兴趣。他抓过文件仔细浏览。

  那只野兽所说的任何东西都无法解读。
  
  不足为奇。谁会去学怎么读一只巨猫的唇语呢?

  枪手:“码头上没有塔克斯。监视来自更高的楼层。我看到了七对人。只要部门政策没有更改,那么至少会有五人采取便装打扮。”

  野兽:无法分辨。

  剑士:“尽可能相互靠近。如果我们被分隔开,那么在不造成他们伤亡的情况下,完成目标会很困难。”

  所以他们确实在避免杀死任何人。

  野兽:无法分辨。

  剑士:让我们随意前进吧。

  他把文件丢向萨菲罗斯的办公桌。那玩意儿不合作地飘在空中,缓缓落回桌面。“这毫无用处。他们本该说些什么,至少是对方的名字或是别的什么。他们一点也不融洽。要是这些人彼此之间甚至都不友好的话,他们怎么可能建得起一个怖恐组织?”转念他又质疑了一句。“而且哪个混蛋会在爆破魔晄反应炉之前说什么‘随意前进’呢?”

  “很明显,CS快递会的,”萨菲罗斯语气平淡。“塔克斯们也心情不佳。即使是那些通常对塔克斯的失败幸灾乐祸的特种兵也在担心他们会被以同样的方式击倒。尤其是在读过你与剑士的对战报告过后。”萨菲罗斯严厉地看他。“如果你准备得更好一些,你的表现会有改善吗?”

  “我不知道。”他摇了摇头。“他甚至没有动用任何一颗魔石,除了伊夫利特。我几乎跟不上他的动作,而我知道他并没有咏唱加速。实际上,他让我想起了你。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分辨出你和杰内西斯或者……安吉尔之间的差别,所以我不知道他该是哪种级别。我只知道你们三人的水平都远高于我。”他停了一下。“如果我是在准备应对我在进行S级任务时曾面对的最困难的战斗,我会去尽可能地做些什么的。而先前我只做了最基础的准备。”

  萨菲罗斯沉吟地点头,“让我处理这件事也许仍然是个好主意。塔克斯们显然不能胜任,而普通的一等兵是否能做好也是个问题。”

  扎克斯点了点头。这消息让人不自在,但仍然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集中力量找到斯特莱夫,”萨菲罗斯说。“如果斯特莱夫被证实是CS快递,你可能是唯一一个不被立刻攻击的人。如果你发现斯特莱夫正是CS快递,而他没有察觉,不要让他产生疑心。如果他因某种原因而牵涉其中,并且向你寻求建议,那么就发展他成为我们在CS快递中的线人。明白吗?”

  “是的,长官。”至少他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了,在萨菲罗斯用上他那种严肃的将军的腔调时。

  “我相信你已经想到下一步该去哪儿了。”

  “嗯,是啊,”他说道,鞋跟跺着地面。他几乎忘记那场突如其来的朱农之旅以及随后的惨败带来的不愉快。“我现在可以出发吗?”

  “我命令你出发。”这将军嘴角极隐约的上挑的迹象显出他的戏谑,而他正努力隐藏这一点。

  “我下回全都告诉你,萨菲罗斯。”扎克斯回给他一个傻兮兮的笑,飞一般地跳出了门。

  走廊里没有人叫住他,也许他的傻笑让他们担心会被牵扯到什么上去。这趟通往圆盘底部的列车之旅十分平淡,甚至可说是乏味至极。除了那老太太一直朝他眨眼眨个不停以外。这真的太惊悚了。

  他徘徊着穿过贫民窟。往这种方向思考真的不能让他感觉舒适。艾莉丝,甜蜜,美好,妙不可言的艾莉丝,与怖恐分子有什么联系,这种想法让他胃部绞痛。而克劳德,羞涩,天真,无比可爱的克劳德,和怖恐分子们有什么瓜葛,诸如此类的思绪产生了同样的效果。

  这真的非常,非常简单,而且极度的不可信。克劳德不可能住在艾莉丝的教堂。克劳德不可能认识艾莉丝,因为她暗示过她认识那位客人已经很久了。克劳德不可能在贫民窟里屠杀怪物,并且出售它们的身体部位来赚钱。克劳德不可能去到另一个大陆,就为了进行怖恐分子般的爆炸,袭击和盗窃行动。

  教堂越来越近了,他使劲吞咽一下,逼迫自己打起精神。解开他脑中这团乱麻所需的一切仅仅是对艾莉丝问一个问题。

  转眼间教堂大门已经近在咫尺,但他没有犹豫,而是飞快地迈进去,“艾——莉——丝,”他欢声道。“我来——见你——啦。”

  “扎克斯,”她回应道,愉快的笑声在空中飘荡。她从花圃旁起身,拂落手中深色的泥土。她的微笑使他的心融化了。

  他从过道中慢跑过去,来到她身边。俯下身贴近她的脸,他一直咧嘴笑着。“我最爱的卖花女孩过得怎样?”

  “我过得不错,扎克斯。你呢?”

  他的笑容低落了一些。“事情变得有点儿怪异了,我真的很担心。”

  他看到她的动容。她的眉毛渐渐蹙起而慢慢上挑。她总是会对这些事心软的。

  “担心?出了什么事?”她的手轻轻放在他的臂膀上。“我能帮上些什么吗 ?”

  他把她纤细的双手合在掌心,笑容柔软了下来。“我不确定。”他深吸一口气。讶异在她脸上一闪而过。“我知道这会是个长的故事,真的非常非常的长。但你是知道我想介绍给你的那个朋友的吧?就在你让你的朋友留宿在教堂的那天,他失踪了。我的朋友离开时每一件发生的关于他的事都很怪异,现在没人知道他在哪儿了。他的母亲甚至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神罗。”

  她的面上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平静。他深吸一口气,问出了那个问题。“克劳德·斯特莱夫是你留在教堂的那个朋友吗?”

  她的神情没有变化。寂静持续着。他睁大了眼睛。到底怎么回事?“我是的吗?”

  “这说起来有点难。”她没有正面回答。

  他没有放开她的手,但确实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将它们攥得更紧。他的世界正被摇撼。艾莉丝,他可说是女朋友的那个人,秘密地识得了他置于羽翼之下的那个孩子,而且他们两个都对认识彼此这件事说了谎。

  “这么说吧,”他脱口而出,“我正想办法弄清楚我现在的感受。钉子头消失了而他没有告诉我,而且你很可能知道他在哪儿并且神罗认为他可能是——”他在说漏什么不该说的之前及时打住了话头。

  “我请求你,艾莉丝,” 他恳求道,“告诉我你所知道的关于克劳德的事。”

  她的神情柔和成一片难过的理解与领会。她点了点头,一次接着一次。她从他的手里抽出一只手,但用另一只紧紧握住他,让他知道她哪儿也不会去。令人不解的是,她从她的裙子口袋中拿出了一只PHS,然后打开了它。她注视他的双眼,将通讯设备靠近耳朵。凭借他强化过的听力,他听着响铃,等待着线路那端无论是谁的接听。

  “艾莉丝?”

  他的心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猛地一跳。他不确定这是谁的声音,说话人在她的耳边而不是他的,但是不管怎样,有什么发生了。

  “他来了。”艾莉丝说。

  他们,也许是克劳德,预料到了他会来寻访艾莉丝的教堂?

  寂静持续得太久,他几乎以为通话已经结束了。

  “十二天,”他听到那一头传来的声音。“需要我补充点什么吗?”

  “不,”她说。“我明白的。”

  “那就再会了。”通话结束,话筒里响起了哔哔声。

  艾莉丝把PHS放回她的口袋里,她的手放置在他们交叠的双手之上。“十二天之后再来吧,那些事会变得更清楚的。”

  “十二天?”
  
  她点头肯定。

  “你——他——你们希望我等十二天?”

  “我很抱歉,扎克斯,但我不能告诉你那些应该由其他人负责告知的事。”

  “这十二天我能做些什么?钉子头已经失踪了那么久。我几乎睡不着觉,艾莉丝。我该做些什么?”

  “你为什么不来,”她停顿了一下,找寻着合适的话语。“你为什么不来帮我找找制作那辆花车的零件呢?我们总是说,明天再去做它。我们能收集所有这些东西,在三天内我们就能做好一辆小推车,然后你就能来和我一起看看它工作得多么好。”她紧紧握住他的手,对他同情地微笑。“我会考虑说些什么的。”

  艾莉丝正绞尽脑汁地斟酌她的用词,她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做。他难以抑制的意识到,她甚至从未真正承认她认识克劳德。她过去从不回避他的问题,所以他必须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我……我想我只能接受了。”他看着地面,好让自己喘息片刻。又一次地,他睁大了眼,盯着艾莉丝,希望他看上去尽可能的令人同情而无助。“克劳德还好吗?”

  她咬住她的脸颊内侧。真棒!他打动她了。

  “上周和我待在一起的那个朋友,”仍然没有正面提到克劳德,“他一切都好。”她停了一下。“现在。”

  虽然听到克劳德,大概可能,没什么大碍的消息让他稍稍安了点心,他仍然不想承认事情不可能永远这样好。相比起什么都不知道的状况,这令他的忧虑往截然不同的方向发展了。

  他亲吻她的手背,露齿一笑。“我会在后天回来。你是最棒的,艾莉丝。”

  “两天后再见。”她柔和地轻笑。

  ————————————
  
  “你会在十二天后见到斯特莱夫?”萨菲罗斯问道。

  “也许吧。”扎克斯回答。“那个有可能联系上他的人说应该能行。”

  “这个有可能联系上斯特莱夫的人是谁?”

  “我不能告诉你。如果我告诉了谁,那么没有人会与我联系,而且克劳德也不会来了。”他不是很确定这个,但他不想冒险。

  “你如何确定你的消息来源足够可靠?”

  “什么?”扎克斯惊疑地嗤笑。“你怎么会怀疑——”他咬住舌头,防止自己泄露出艾莉丝的名字。“他们足够可靠。他们真的可以被信任。你能试着相信我,对吗?再说了,如果神罗把军队塞满贫民窟,那就不会有人再信任,我也就再也见不到克劳德了。”他举起双手,挺直身子。“他们可能不会跟我说太多,但我确实知道一定有什么大事正在发生。我只知道如果我能和钉子头说上话,那我肯定能得到什么。我会获得什么、明白什么或者他会为我做些什么。我现在可能不会得知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了解他。我了解克劳德,萨菲罗斯。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而且我们是朋友。”

  萨菲罗斯钢铁般冷硬的面容柔下了一些,现在它像是岩石了。虽然不很多,但是一丁点儿都是种进步。“至少你会同意让我们监视那场十二天后的会面?”

  他撇下嘴角。他真的不想让谁知道,艾莉丝就是那个有可能帮助了克劳德离开的人。“让我想想好吗?给我一周时间,我会回答你的。”

  “仔细考虑它吧,扎克斯。在这期间我会把你的成果通知给曾。然后,这里有份任务给你。塔克斯现在人手不足,他们递交了一部分任务过来。我们收到报告,大量的杰内西斯复制体出现在米德加外一个网状洞窟。你完全能解决他们。”

  “最近好久没见到这么多有他们的任务了。”他搔着后脑勺说道。

  “前几次我派了几队二等兵过去,让你能专心处理斯特莱夫和CS快递的事。行动吧,扎克斯。”

  他握住拳,自信满满地为自己打气。“保证完成任务!”

  ————————————
  
  “我就不太懂啊,”扎克斯大叫着,双手在空中挥动。“我觉得那辆小车应该很受欢迎才对。它看起来超有科技感,而且很酷。”

  “只不过有点儿怪,扎克斯。”她咯咯笑着说。“放上花之后小车的确更好一些。我们把它推出去以后,人们把所有的花都买光了。”

  “但那也是因为车很啊。”他向后跳了一段,好看到艾莉丝的表情。她笑得真美。“我明天也可以和你一起卖花吗?我还能再把那些没在花车边驻足的人拉过来。”

  “噢,扎克斯,”她摇了摇头。“你不需要拉他们过来。想要花儿的人自会来的。”

  “但是如果他们不知道自己想要花儿,他们就不会停下了。”他把大拇指指向胸膛。“这就是在这儿所要做的了。”

  他在她之前跳上教堂的楼梯,推开大门。他愣在那儿,瞬间却又清醒过来。有什么人在教堂里。他们停在门口,尘埃围绕在身周,但飞快地落在脚边,吱呀作响的门前。

  他的目光扫过风镜和头巾,它们让翘起的明亮金发服帖在脸侧与颈边。那人穿着一件宽松的运动衫,短裤和运动鞋。没有可见的武器。

  他伸出一只手挡在艾莉丝身前,让她不要移动,但她触碰他的手指。他惊讶地看向她。而她意味深长地朝那访客的方向点了点头。

  他睁大眼睛,猛地转过头。金发?克劳德?

  ————————————
  
  克劳德的心脏沉重地鼓动着,注视着扎克斯一变再变的表情。惊讶,怀疑,谨慎,犹豫不定的好奇。他的手在短裤上摩擦,试图清理他汗涔涔的掌心。一切都取决于让扎克斯能有一点儿相信这种处境。他总会把它们全都告诉他的,希望能吧,但是现在他得给他的朋友一个交代,那足以让他平静下来。足以让所有那些回到神罗公司的人因那些可能性而分心。

  他从长椅上移开身,给自己腾出更多空间以预备扎克斯令人费解的疯狂举动。但扎克斯看上去和克劳德同样谨慎。他把手插进口袋,等着看这特种兵会做什么。表现出更甚于实际的恐惧是十分重要的。至少这焦虑并非全然虚假。他真的不想失去他的挚友。

  他转移了一下重心,交叉双臂。扎克斯小心翼翼地接近,双眼警戒地眯着,但仍旧充满希望。他停在离他七英尺的地方,紧紧盯着他看。

  “克劳德?”

  “呃,扎克斯。”在他弄明白扎克斯要做什么之前,最好还是保持镇静。

  显然扎克斯也这么想。因为他除了凝视他以外什么也没干。像是在尝试仅仅通过看着他来搞清楚什么。比如确定他是否就是CS快递。克劳德尽他最大的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像一个恐怖分子。那件运动衫和短裤会让他显得更像是他本应是的那个孩子。

  “把那玩意儿拿掉,钉子头。”扎克斯说,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他的脸和头部。

  他慢慢抬起手,取下了头巾。他那头不羁的钉子般的发型几乎要为得到自由而歌唱。他让手指穿过发丝,把它们拨到恰当的位置。头巾被胡乱塞进口袋,但风镜只是被推了一推。

  他垂下头,看着扎克斯的靴子。“有些什么,”声音比他预想的要低。他拨弄着风镜上的扣带。

  扎克斯走近了些,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他让那里的肌肉保持放松。“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克劳德。”

  他并不是特别喜欢说一半留一半或是充满误导的谎言,他们是造成萨菲罗斯的精神疾病的一部分原因,但是扎克斯现在只能得到这么多的真实。一个人怎样能告诉他最好的朋友,在某条未来的时间线上他死去了,而且还有一大堆记忆被别的什么人在灾难性的精神崩坏中途吸收呢。

  “我的记忆里……有缺漏,扎克斯。”他停了停,头抬到足够直视扎克斯脖颈的地方。“我不记得我怎么到的神罗训练场。我只是……”他耸了耸肩,“在那些步兵中间醒来,那个二等兵正朝我喊叫。我记得……特种兵考试的失败结果,但我不记得参加了那场考试。但是扎克斯,”他的声音微弱下来,轻得像是耳语,“我记得那些我不认为自己做过的事。一点碎片,一闪而逝的画面,我对乌泰的建筑群展开攻击。我能记起那些寺庙,它们到处都是,还有所有那些荒谬可笑的临时建造的防御工事,乌泰的士兵们在那里穿行。”

  他摩挲着前额,再一次低下头。“像这样怪异的记忆不止一处。到处都是绿色,我不能呼吸,它像酸液一样灼烧着我。在我的肺里,皮肤上,还有眼睛。”

  他必须得停下了。即使仅是思考那些他记得的点滴,他在神罗官邸的地下室中度过的那些时日,都会让他颤抖。在萨菲罗斯事件过后的年月里,他开始记起更多,而他在脑海中所看到的,时而为他带来梦魇。

  他应该集中精力。他需要扎克斯不再想把他带回神罗。他需要扎克斯站在他这边,在并不告诉他真实的情况下。

  “我受不了了,扎克斯。我不能回神罗。我不会再回去了。我很抱歉我带走了那把剑。我会把它还回去的。但我需要钱,而我唯一能做的只有杀死贫民窟的那些怪物。”

  “钉子头,”扎克斯说。第二只手放上他的肩膀。“看着我。”扎克斯弯曲膝盖,矮下身子,让他们的距离接近到一条水平线上。

  他抬起头好注视他的朋友。

  “我不关心那把剑。有什么事正在发生,我们把它弄清楚。”扎克斯的双眼中流露出的关切牵动了他的心。“让我看看你的眼睛,可以吗?我得知道我在监控记录里看到的是真实或只是我的想象。”

  “很可能是真实,”他喃喃道,抬手抓住风镜,把它取下而任由它挂在他的脖子上。

  扎克斯用一只手把他的头抬高,调整到更适合观察的角度。他并不很期望扎克斯倾斜得那么近,正好停在离他足够近的地方,让他的瞳孔闪出光芒。

  “见鬼,钉子头。你眼睛里亮着相当高浓度的魔晄。”

  他早已经知道那个了。他也早就意识到那个事实。它的浓度是如此之高,以至于在与他所有的杰诺瓦细胞混合之后,当他的情绪极大地波动时,他的瞳仁会显出绿色并且变得些许细长。它们该是会那样的,因为他仍然极度地希冀着他的朋友不会尝试去将他带回神罗,从而在无意中迫使他暴露他那强大到荒谬的战斗力。被神罗公司发现他的真身并不是无可挽回的,但如果他们花上更长的时间才知晓,如果他可以自己揭露那些事而不是让他们找出真相,事情会变得更简单。

  “你还知道什么事是你忘掉的吗?”扎克斯问。“你记得我,是吧?”

  他噗地一笑。“忘掉你可真得费阵工夫。”所有这些,进行数年的实验,支离破碎的精神世界,难以计数的外星基因,即使是它们也没能让他完全忘记。但至少这句话赢得了一个微笑。“想知道我都忘了些什么也不容易。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能猜出其中一部分缺口里都是什么。我不记得自己横渡海洋加入神罗的经历。我记得自己在船上,但不记得上了船。我敢肯定我是在阳光海岸登的船,但我不记得了。我记得自己被安置在朱农,但不知道我是怎么到的米德加。”

  “如果没有暴露在大量的魔晄下,你不可能会有这样的眼睛。”

  这已经是非常保守的说法了。克劳德耸耸肩。他不能这样毫无准备地就开口说,在某个未来里,为了复制出萨菲罗斯,他被年复一年地囚禁在神罗官邸的地下室进行实验,而在那之前他因为萨菲罗斯毁灭他的村子而杀了他。至于现在,在他把官邸炸得粉碎之后,这未来大概不会再度发生了。

  “你怎么会认识艾莉丝,克劳德?我从没有告诉你她的名字。”

  “扎克斯,”艾莉丝说道。她走近了他们。扎克斯仍然没有松开他,但他站直身子,转过来看她。“克劳德来我这里寻求帮助。他记得他掉到了教堂的屋顶上,然后认识了我。”

  这是决定性的证据,也是克劳德和艾莉丝商定的几处蓄意误导之一。扎克斯睁大双眼。

  艾莉丝问道,“你有说过什么……?”

  “不,”扎克斯轻声说道。“我从未告诉任何人。”

  他看着扎克斯因不知缘由而苦苦思索。这些足够燃起扎克斯的保护欲吗?是不是还太少了?他需要给出更多吗?或者他已给出太多?紧绷的气氛使他不安。这就是为何他从不与人来往。人们让他焦虑,而无处倾泻的力量令他异于常人。正如此刻,他的血液像是即将在血管中嗡鸣。

  “你都去了哪里,克劳德?”扎克斯问道。

  他抱住手臂。“到处转转。”他嘟囔着,再一次低下头。他必须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你在一个非常糟糕的时间点离开了神罗,钉子头,”扎克斯温和地说。“发生了点儿不太妙的事,而且你离开了,你走的时间让事情变得很可疑。”

  他仰起头,皱着眉毛。“可疑?什么很可疑?”

  “克劳德,”扎克斯缓慢而谨慎地说。“你辞了职,偷了一把剑,行事异乎寻常,尔后你家乡的神罗设施就被炸毁。再加上没有人可以联系上你,甚至你的母亲也认为你仍在神罗,这一切全都疑点重重。”扎克斯审视地看着他。“你和名为CS快递的组织或个人有任何关系吗?”

  艾莉丝咳嗽起来,可能是因为他对自己曾经的递送服务的名字的灵活运用。

  出于焦虑他再度变换姿势,眼神从扎克斯身上移开。“有些人,”他停了一下,“他们帮了我。有些事和他们有关。也许他们……”他耸耸肩。“我不觉得他们是打算在我身上做实验来搞清楚我为什么会这样。别把我弄回神罗,扎克斯。”他战栗了,希望这误导能够生效。“我以前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感受,扎克斯。我真的非常恐惧自己会落到哪个实验室里。我能想起有人谈论关于实验室的事,而且是极其负面的。”

  一瞬间疼痛刺穿他的头颅。他扶住自己的太阳穴,记忆从脑海中一闪而过。“拉普索道斯指挥官?”这真是令人费解。“他对我说了些有关实验室的事情。但他看起来真的很奇怪,就像他要褪色了还是怎样。”他摇了摇头。“扎克斯,我什么时候见过拉普索道斯指挥官?”

  他能感到魔晄与杰诺瓦细胞在血液中震颤。这可不妙。为什么这些细胞会如此活跃?杰诺瓦已经死去了,也并没有谁还徘徊在生命之泉,等待着操控他的机会。他需要冷静。当他情绪化的时候,他脑中的事物往往会变得怪异,因为那让他容易因外在影响而受到伤害。但这里没有什么可被看做是外在影响的东西存在。

  他的思绪突然一转。文森特和纳纳奇还在卡姆等他。如果他们出事了怎么办?他快速地眨眼,摇着头。他们现在不会有什么事的。

  另一道记忆从脑中闪过。萨菲罗斯在谈论G计划的事。这是不是和特种兵大量失踪事件有关?在场的还有其他的科学家。那家伙像个怪胎,他在白大褂下穿着破旧的短裤和T恤衫。宝条看上去可比他专业多了。

  “呜哇,钉子头,”扎克斯说,双手按住他的脸侧来支起他的头,接着站直身子,“你好像要昏过去了,或者是偏头痛还是什么的。保持呼吸。”这比他更高一些的男人做了一个超级夸张的深呼吸。“吸气……呼气。跟我一起做,钉子头。”

  这看起来挺傻的,他跟着扎克斯说的做了。奇妙的是,它生效了。

  随后他突然想到那些恐怕是扎克斯的更多的记忆。但这种刺痛的,急速的嗡鸣仅仅在他吸纳新的记忆时才会产生。他隐隐记得他第一次加入雪崩的时候这发生了很多次。这不是现在该会发生的事。

  “谢了,扎克斯。”他抓住这特种兵护甲上的一条系带。足够坚固以固定住他。

  他似乎永远也不会明白。按理说,他现在是他们两人中年长的那个。但是扎克斯,以他无穷无尽的精力,体谅与奉献支持着他,除他之外再没有人能做到这样。所以这家伙的精神会在战斗中途依然重新露面给他打气也是毫不奇怪的了。如果没有这些额外的帮助,他的精神无疑会比疯狂更糟。而星球似乎也明白这一点。

  然后他记了起来。杰诺瓦可能除了星尘以外什么都不算,然而整个特种兵部门都被注入了小剂量的杰诺瓦细胞。不至于到重组的程度,因为在萨菲罗斯的死亡以前,宝条还没有开始尝试制造他的复制体。但这些人仍然拥有一点儿邪恶的外星寄生物。也许……当他情绪激动的时候,他会毫不设防地接收那些含有杰诺瓦细胞的人的记忆。不管怎样,杰诺瓦细胞是相似的。脑海中飘着一堆扎克斯的记忆可能会让他更适应和泡在一起。

  “我不会带你回神罗,克劳德。”扎克斯摇摇头。“但是你得要给我些什么来追踪下去。听到这个消息也许你会有些惊讶,但是神罗的人已经把你列为嫌疑人之一,关于那些怖恐分子的爆炸活动,还有对朱农进行的突袭。如果你知道是谁做了那个,你得帮我抓住他们。他们带着一些非常危险的东西,如果他们使用了它们,会有很多人因此受伤。”

  “但是如果我帮了你,那么神罗就会知道我,而我不能回去。我真的不能,扎克斯。”不说别人,如果他能说服扎克斯,他需要这个特种兵同意他到任何靠近有害的研究员的地方去。

  “别担心那个,钉子头。你不会再回去那儿。我不会让哪怕一个科学家得到你。我会找出发生了什么的。但你要给我一个联系你的方法。你会给我你新的PHS号码吗?”

  他盯着扎克斯亮着魔晄光芒的双眼,分析着这个人。他了解扎克斯就像他了解自己。他拥有足够的重要的记忆来知晓这最关键的一点,而其余那些他也知道得够多。他面前的这个扎克斯与他记忆中的那一个从头到脚一模一样的诚挚。

  他点了点头。不论如何神罗不再可能追踪他的信号。他已经搞定了硬件设备。再次谢谢你,利夫。

  突然地,扎克斯一下把他熊抱住,从地上举了起来,像是狗狗和他的新玩具一样,抱着他来回转圈儿。“我好想你,钉子头!别再做这样的事啦。如果你想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你可以告诉我,然后我就能在没任务的时候跟着你,像个大大的跟踪狂还有你最好的朋友那样。这堆事儿真的古怪离奇,我不能再经常见到你了。但你会和我一起干的对吗?我会确保每件事都被恰当解决,跟你一块玩儿的人也和怖恐分子没有一点关系。然后大家一起办个聚会,带上我们所有的朋友。我们还会请到曾和神罗副社长。我知道那家伙作为副社长来说真的太年轻了,但他看上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尽最大的努力回抱扎克斯,任由自己被像个娃娃一样抱着转圈,他轻轻笑了起来。他都忘了有个有血有肉的扎克斯在身旁是什么感觉了,在他死去之后,存在的只有渗入骨髓的忧郁伤感。

  他只希望扎克斯知道所有的故事之后仍然能这么开心。
  ——————TBC——————

  好久不见,总而言之,翻译重开了。
  大学课程好难啊!我仿佛在上高四……
  仍然,速度不会太快_(:з」∠)_
  如果你注意到部分台词与前文不同(比如随意前进),那是因为第三章需修改。而前几章也有可以改动的地方。太多了嗯……(反正你们应该都忘了xd)
  要是LOFTER把文字版吞掉了,我就发链接好了。前两章的图好像看不了了,所以也发了链接……
  正常的老萨一如既往地英明神武。然后,希望有把艾莉丝的感情恰当地传达出来……真的很担心引起什么错误的联想(ρε;)
  但这回是扎哥专场★
  在敷面膜时翻译ZC相见的部分毁了我贴平整的面膜_(:з」∠)_忍不住露出笑容……好喜欢扎克斯啊!
  (两天后说这话的我提前看了第六章……然后真的!雾草!扎哥可厉害了……)
  说起拉普索道斯……我想爬墙去热巧克力与围巾的那篇呀!要是可以的话……
  外网登不了的话,以后可怎么办呢?
  (9.30~10.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评论(2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