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_m

倒地不起_(:3」∠)_
劣质粮自产自销
在饿死的边缘徘徊(。
——
第七章:31.0%(然而爬墙并不想动……)
——
简介就算了……

就……好困。梦呓,一点点的水仙成分。

烧麦对魔王战……
混沌扭曲的梦境。

————————————

魔王等候在此。
倚在王座上,靴底踏着未擦拭的血迹,漫不经心地晃着高脚杯。
不论是谁……见到的,不论是谁都没关系,只要能结束这一切就好。
或许从前?但从前……已经,全部都忘记了。想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现在在这里的是魔王——想做什么就去做好了。
无趣。
无趣至极。
解决完这些人,他曾经的……?哼,那些都不重要——就去清除人类。
他们只是先一步而已。

然后,是银发的青年推开了门。

这幅身姿……幻象抑或真实。无可置疑的人类,鲜血的气息。
毋需探求真相,仅是虫豸罢了。
是……。心底一闪而过的念头没能被捕捉。

青年沉默地望他,好像有话要说,却没有开口。那目光透过他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对上那双眼,久违地,魔王的心中升起奇异的感受。甚至有一刹将注意投射于他。
片刻的动摇,为何……?

寂静维持得并不算长,醒过神来,青年缓缓抽出猩红的妖刀。
自寻死路。既然如此,那也不必多费口舌。
“放马过来吧……”魔王摔下高脚杯,闪身上前。“……人类啊!”

————————————

最后一只人面鸟的头颅也滚落在地。
恶魔断头台斩下了深蓝的魔龙半边脖颈。庞大的兽单膝跪地,在光芒中渐渐缩小,显出魔王的身影。风衣仍带着撕裂的痕迹,伤口翻卷的地方慢慢生出肉芽,穿透心脏的日本刀被他单手握住,丢弃到一旁。
他艰难地起身,晃了晃,没能迈开步,就这么仰面摔倒在地。
“不愧为吾降临之躯……”魔王咳嗽着,止不住地吐出血来,随后是内脏的碎片。血液与鲜红的地毯混在一起,洇成暗色。
“人类啊……”他喃喃着,望着同样负伤的青年,看他踉踉跄跄,失去武器的手在空气中徒劳地抓握两下,慢慢走近来。
……
视线一片昏暗。
魔王努力地眨了眨眼,不知为了什么,想要看清他的模样。然后他放弃了。
自己的血,尝起来,味道真的不太妙。头发也黏在一起,干结在脸上。
好痛。
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
指腹轻轻擦过地毯,有种安抚般的温暖。
莫名地,他突然想说话。
“他们杀了她……”
青年有一瞬屏息。
“……我明白的。”出乎意料地回答了他。
他也不需要回答。
银发的青年看着他。魔王没有看他,阖着眼。胸口越来越慢地起伏。
“……我为她报仇了。”
他这么喃喃着,语气没有一点波动。茫茫然的样子。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嘴角溢出血沫,声音几近耳语。
并不知道是向谁在说,失信于友人,夭折的爱直到此刻仍然未能明了,或是自身不知是否残留的人性。
青年将濒死的魔王抱进怀里。低下头贴近了。
“……我宽恕你。”
像是许下一个诺言。
然后魔王气若游丝地笑起来,靠在他的胸前,用最后的力量,手微微抬起伸向空中,随后垂落下来了。

元旦快乐w

看完一堆同人以后来总结一下对烧麦的碎碎念……
※在虚构作品中一本正经地考据现实

关于外貌……
银发!浅色的眼睛?银/灰/蓝是常见的描写。
放大原画以后像是银白色……作为立绘那张好像是灰色。……另外有角也是灰色。
有些猜测这是白化病的特征,色素浅淡+畏光是令白化病人被以讹传讹叫做吸血鬼的原因之一。
另外说起吸血鬼,是欧洲当时的放血疗法导致病人失血过多苍白的肤色,还有本来没死只是被人当做挂点,结果居然从棺材里爬起来这样……
不过只是正常的奇异发色也有可能啦。
格拉罕也是银发欸。
(是操劳过度的宗教家吧hhh……)
漂浮的魔王苍其实和晓月的格拉罕是一个动作。但是格拉罕看起来就很欠扁。
吸血鬼的苍真是红眼睛(※苍月里没变色⊙∀⊙!),但是半吸血鬼的A少是金色眼睛。……月下的老D也是金色。
顺带一提祖斯特不仅头发是银色,眼睛和睫毛也是。

记得在哪里看过,小岛女士说设计这个形象时有刻意与马提亚斯做对比……
无罪里边的马提亚斯军师装时是白色毛领子,入魔以后就换成黑色的了。……就算转世也保留这种爱好么?
配色方面也是一黑一白呢。
苍月里面烧麦脖子上的吊坠是什么呢?马提亚斯的是深红之石。但是烧麦的……总不会是漆黑之石呀。
……或者只是装饰么?

晓月里面衣服看着相当保暖,到了苍月就穿得很薄啦。
结果苍月的村庄下雪(。
晓月的时间是初秋。
有怀疑过是上次进城被怪物血淋一身那个毛领子不好洗……

关于身世……
日版游戏说是日本人,然后欧美版的说是转学生好像,两种都可以接受啦_(:з」∠)_ 不过转学生的话似乎有个bug,因为说弥那是青梅竹马来着……嗯哼?

关于名字……
Soma Cruz。
名字的话,“Soma有躯壳的意思”,这是经常看到的解释,所以去查了一下……
“希腊语的‘身体’写作 σώμα,拉丁字母的拼音就是 sóma。意指‘身体,躯体’”(摘自“UnP.T.like 详解四款不太传统的恐怖游戏佳作”)
然后翻了wiki……
“Soma (biology) (or perikaryon), the cell body of a neuron”神经细胞的核周体(。
还有这个,“Somatic cell”体细胞。学这玩意儿的时候可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名字´_>`
另外日本有这个姓,“相马氏”,陆奥曾经的统治者。这就扯远了……
嗯哼。
而作为姓氏,Cruz带有典型的西语特征,含义仍然是十字架。并且由于它的宗教含义,烧麦可能出身于一个基督教背景的家庭……这么一想和神敌的德古拉有种讽刺感(。
然后,这是一个西班牙/葡萄牙的姓氏。
有见到一篇采用这个设定,母语西班牙语然后同时日语是第二语言这样……

※插播一则

关于日食
1999年封印的老D。2035年苍真18岁,所以推出降生的日期是2017。(嘿嘿嘿,肯定有人玩儿游戏的时候推过这个)今年苍真一岁啦xd!
99年那场是8月11的日全食。“日全食延續時間最長的地點,是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西北100多公裏處的勒姆尼庫沃爾恰城附近。”(来源:人民网,史上今日)呼呼,罗马尼亚啊……
然后,2017.8.21,上午10:15的日全食:-D,横跨美洲,并且只在北美能观看。也就是说,降生地……
顺便2035年的日全食是9月2号。
在贴吧里有看到讨论,说99年和17年中间还差了18年,也就是说苍真之前可能还有一位……英年早逝的转世啦。不过也许老D只是迷路了……
迷路了十八年。不知为何突然惆怅起来了。

关于弥那
其实是一个neta啦。《惊情四百年》的女主就是Mina,德古拉伯爵转世的爱人。
不过原著小说里面没有这个剧情,小说里的女主就是普通人。另外男主叫乔纳森来着←_←跨越世界线的neta。
游戏里也并没有明确提到什么……不管是伊丽莎白还是莉萨,或者弥那,并没有说她们是同一人的转世。但是如果是的话不是很好么……所以我是把这个脑补当作官设的啦。
另外fanfic里魔城同人排名第一的那篇(现在是第三了好像),《forgotten》,对这个设定讲得非常有理有据……想知道的话去看看如何?(突然安利:-D)
有看见说白马神社在魔王封印里起到决定性作用,是苍月里library的设定。
这么说的话,有角是什么时候来日本的?
他等了多久呢……

关于游戏剧情
晓月真结局时,打完格拉罕,烧麦说“我什么都想起来了,我原来是吸血鬼。”(没错,九柳那个吸血鬼/魔王/德古拉混合起来的翻译,结果没看过日版,不知道原文是怎么讲……)
……等等,他到底想起多少?比如……他有没有想起一个名字开头是A的人?
肯定没有,如果有Adrian,但至少Alucard是没有。不然Arikado这个文字游戏他会察觉到的😄
在日语读来只有一个音节,ri和lu的区别而已。
好可惜对日文不了解,所以这个名字没办法解读(或者去翻解读)。不过总是对它展开联想……
有角?幻也。
长着角吗?这是幻觉啊。
不过倒是,Adrian这个名字,在拉丁语中代表黑色。而Fahrenheit作为中间名是“experience”的含义,“经验/阅历”?Ţepeş是穿刺应该都知道w
另外,Dracula是龙之子的意思。话说HP里的德拉科昵称是小龙,我当时看还不明所以呢嘿嘿嘿

魔王候补有三人,格拉罕,德米特里,达利欧(回忆了半天硬是没想起来这家伙叫什么,太没存在感了吧噗)
苍月的设定解释说是※「受到老D被打倒时所放出的巨大魔力影响的人」。
技能方面……格拉罕就是低配版的老D(变身也像)(哇这个迷惑性……),西瓜头复制来的全是1级魂,达利欧就会放火……
话说为什么第一部的魔王三魂是魅魔,大蝙蝠和炎魔呢?
吸血,化身,放火?
达利欧是炎魔这个很简单,格拉罕看着挺平均,硬要说的话,变身这个属性大概是大蝙蝠吧……
等等,德米特里是魅魔?!虽然是复制啦……比如假弥那……
对魅魔的幻想破灭了一瞬(。

九柳版的游戏结尾少一段剧情好像。出来的时候,苍真说,“你最后的那句话,让我努力到了最后……”
这段剧情从来没看到过(怨念脸)
※据提醒大约是全魂/全地图的差异……

晓月里的剧情……洋子小姐:“别人是不是经常说,你容易被欺骗?”
其实不看头像感觉烧麦……的确是相当友善的。容易相信别人……
只是看着立绘感觉,啊这个人一切尽在掌握(。是让人下意识认为他非常厉害的样子。
某种意义上说苍月里才是真实的反应吧哈哈哈……

后期在城门口与倒地的洋子对话,一直有一句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烧麦说“不要离我而去……”
等等?没有这么熟吧……还是说只是“不要死”的美化版?
变成吸血鬼以后再对话会有一句“吸血鬼!”烧麦吓一跳,然后发现洋子只是在说梦话hhh…

苍月的开头,赛莉亚看见有角时:“保护者,有角幻也?!”英文的时候这个词是guardian。就想到最终守卫啦www
结尾时我玩的那个译版说,“苍真君,你要打屁股哦”。把我一惊(……)英文版这段的剧情是说“弥那把你玩弄于股掌之间呢”(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意味)。日文版没看……←_←
虽然烧麦每每问起都连忙否认,不过按苍月的剧情来看这对cp是坐实啦xd晓月好像还只是亲友来着。

有的分析说混沌是苍真的心魔。嗯……?
话说有个古早以前的视频,和混沌同归于尽然后正好升级,烧麦会一边躺尸一边过剧情……(

游戏里一直听不清,原来妖花的语音真的是“Soma sama”啊……(。
然后攻击的时候“真碍事!”
到后期这位真的最好用了,而且好看(捂脸)

恶魔女仆的是“youkoso”,欢迎……
小恶魔说的“yonda”,“呼んだ?”是叫我吗?

感觉好多语音都没听过啊……_(:з」∠)_

翻看了魔城的未使用资料站(https://tcrf.net/Castlevania:_Aria_of_Sorrow),苍月那边那个“幻之第四人”是哈马来着。有完整的对话,还有rpg(火箭炮)……
好吧,~_~看来他们是真的没给烧麦对魔王战做剧情……那句「人类啊」指的是哈马……
解包晓月可以找到一个A少月下版的像素图,据分析……开发者们可能想过把A少加进去,不过貌似效果不太妙。现在我们看到的就只有这个像素图了。
记得烧麦的娃娃魂么?解包找到的还有这个玩偶攻击的姿态,也许曾有过的“杀人木偶”真的魂如其名……
另外其实晓月有混沌的图鉴的。只是没做完。苍月里也有魔王苍+第二形态的图鉴。魔王苍的介绍是“堕落为魔王的苍真”,而第二形态「Dracula」:“曾经是苍真之物”。
搜索时发现月下的A少有个和老D的龙兽很像的形态。被石化时有一定几率现出蹲坐的龙。但是好像苍月没有这个。
这个姿态让人想搬回去看门(悄悄说)
另外苍月A少在镜子里是没有影子的(笑)
晓月烧麦即使头像变了也依然有影子……

还是未使用资料站。和声里边有很多未使用语音,包括了每个人的“Hammer!”还有本不能使用的合体技,比如A少有一句“Grand Cross!”。死神和老D更多,而且某条显然是给A少对老D的,“Father!”。
假如集齐6个苍真去打那一关的话,总觉得很有趣呢……
我·杀·我·寄·几(。

【无授翻】A Portrait by j_marquis

    原文地址

    译者声明:此翻译仅供学习交流用,我不拥有什么,不盈利,权利归于原作者。一切依照惯例。

    预警:偷窃行为(笑)不代表赞同啦……

    另外,圣诞快乐!

    ————————————


    A Portrait

 

    肖像

 

    by  j_marquis

 

    ————————————

 

    简介:

 

    你将如何讨那个拥有一切的男人欢心呢?偷窃艺术品,当然了。我的圣诞礼物,给我最喜爱的粉丝圈儿。

 

    ————————————

 

    “那么,让我把这个弄清楚。我们要在平安夜闯入艺术博物馆?”苍真呻吟着,这不是第一次了。戴着手套的双手捧着咖啡纸杯,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温暖。

 

    “对。”洋子通知他,扔给他一个小包裹。“这是补给。我们必须相当小心。”

 

    “相当?”

 

    “没错。尤里乌斯会做大部分的事。我们只是后备。”

 

    “为什么你要拉上我?”

 

    “掩盖我们的基地。我可不太想在监狱里过圣诞节。”

 

    “好吧,也行,但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我们现在要这么做?到底为什么?总而言之?”

 

    “等我们结束了再说。离监控恢复还有两小时,我设法让它暂时罢工了,没人会来看这个的。大家都忙着度假呢。”

 

    “你怎么知道没有人会去看它?”

 

    “相信我,苍真。”

 

    尤里乌斯走向他们的车,敲了敲窗户。“灯已经灭下了,来吧。”

 

    他们绕着大楼四处走动,经验丰富的战士们悄无声息,训练有素,比起进攻城堡、与恶魔战斗来说,闯入博物馆简直不值一提。即使年纪已经不轻,尤里乌斯仍然冲在最前方,动作如行云流水,他跳上建筑,抓住苍真从没想过还能当做把手、脚踏的东西,钻进一扇破碎的窗户。

 

    苍真看着洋子,神情迷惑。

 

    “今天下午我打开了这扇窗。”她笑起来。“我进去勘察地形。”

 

    “却没有人注意到?”

 

    “他们只看自己想看的东西。”

 

    “行吧。”

 

    后门没有上锁,尤里乌斯探出头,露齿一笑。“没人。”他宣布道,让另外两人进去。

 

    博物馆里很黑,寒冷,积雪堆积在天顶的窗板上。苍真很惊讶他们没有提议打破天花板进来。这主意儿来自他从小看到大的动作片,他本来觉得他会穿过屋顶的窗户,抓着绳子从墙上滑下来。


    结果提这个建议时他被尤里乌斯嘲笑了。

 

    苍真的脑中浮现了一幅可怕的画面,他们走过的地方,摆放的盔甲都活过来,而他手无寸铁,没有魂的力量,无依无靠。他走近尤里乌斯,就好像年迈的贝尔蒙特猎人能够帮助他。

 

    “有什么不对吗,孩子?”

 

    “不,没什么。”他低声说,感觉说话太大声会惊扰到它们一样。

 

    “这地方有点让人毛骨悚然,是吧?”他似乎知道苍真在想什么,想要让他安下心来。

 

    “我这么想。我们在找什么?”

 

    “一幅女人的小画像。洋子知道。她会告诉我们的。”

 

    “她告诉你为什么了吗?”

 

    “不确定该不该由我说。”

 

    “所以这要么和我有关,要么就是什么奇怪的黑暗力量,或者有角。”

 

    “也许三个都是。”尤里乌斯笑了一下,有些开玩笑地。

 

    “我们确定它不会一碰到就攻击我们或者召唤恶魔这之类的事吗?”苍真讨厌这种感觉,必须要考虑进这些可能。

 

    “我不这么觉得。我想如果需要战斗的话,洋子会警告我们的。”他打开一扇通往后方的门,小箱子们本可以陈列出来,但现在存放在仓库里,落满灰尘。它们中有一些曾被展出,仍然带着标签,表明它们的身份,为来访者提供了一些信息。他想知道他们要搜寻多少。洋子该怎么知道去哪里找到他们想偷的,不管什么。

 

    但是没人告诉他,他们在找什么。那是一幅肖像,是维多利亚时代的结构。玻璃箱子旁边的标签指出了年代的错误。这幅画,最迟完成在十五世纪,由那些构成、画布、女性的装束的风格来看,而它装在十七世纪末的一个画框里。那个女人穿着黑色的衣服,但她的笑容平静,她的面容温柔而苍白。他看着它,想起一些事情。不属于他的回忆。火焰。爱。一个孩子,明亮,金色的,欢声笑着。还有愤怒,因为这一切都被从他那儿夺去了。

 

    这些不是他的想法,苍真还没来得及抓住,它们就遗失了。

 

    “不错,我们只需要把它从箱子里拿出来就行了。”洋子在寻找展示柜的开口。

 

    “她是谁?”苍真问道。

 

    “问有角吧。”她只这么对他说。

 

    他觉得他不该惊讶的。毕竟,他一生中一半的怪事儿最后都归结为“问有角吧”,而有角从来没有真正给过他答案。模糊的解释,从没有实质性的东西。苍真想要厌恶他。这会很容易的。那几乎令人恐惧的美貌与冷酷。他是残忍的,当冲动袭上心头时,他无比致命。有时候,苍真害怕他更甚于他们与之战斗的事物。

 

    但他不能厌恨他。那个东西,针一般推挤着他的后脑,那些记忆的源头,小小的他的部分,是他又不是他。它要他保护有角。它爱他。这意味着,某种程度上,苍真也一样。

 

    洋子打开玻璃箱,轻轻取出了画像。

 

    “我想拿着它。”苍真坚持道,声音中蕴藏的暗影甚至让自己也感到惊讶。

 

    “不行啦,抱歉。我们得先离开这里。”

 

    然后他又恢复了自我。没有黑暗侵入的尖刻的思想,没有火焰,没有愤怒。只有苍真,困惑而寒冷,夜半时分偷偷溜出无人看守的艺术博物馆,在圣诞前夜。不管怎么说,他没有更好的事情要做。父母远在他乡,弥那正赴一场聚会。他真的没什么朋友,再没有了。所以他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只是看着洋子优雅地跳下开着的窗,用戴着手套的手关上它。他们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行窃成功了。

 

    他们飞奔回车里,看着灯光闪烁,苍真靠上后座时,安全系统恢复了正常。他们驱车离去,而他从后窗观望。远远看去警车明灭像是圣诞的灯火,但他们在博物馆前停下,没有追赶洋子那辆破旧的轿车。

 

    他梦见画像中的女人,他的头枕在她的腿上,她的声音柔和,她唱着一种他说不出的语言,手指轻抚着他的头发。在他的梦里,他们仍然在车的后座,路灯的光流淌过她苍白的脸庞,她的味道像新鲜的药草,像薄荷、迷迭香、薰衣草和百里香。而他爱她,胜过他从前爱过的一切。

 

    但这趟旅途,这场梦,并没有持续很久。这群人待在一栋老房子里,那是有角的地方,不知为何,没有人询问缘由,而它带给他们一个几乎如画般的圣诞。华丽的装饰,覆盖的雪,平静而又安宁。洋子的侄女们和他们住在一起,她的妹妹也在。哈马早就到了,弥那今晚也会在这儿,就在聚会以后。她可能已经在了。总的来说,他们好像成为了一个大家庭,虽然说着有些奇怪,而且并不长久。

 

    每个人都在那儿。分享准备给大人们的饮料,而孩子们有可可,弥那兴奋地和有角交谈,他看起来挺感兴趣,甚至有些宠爱。洋子立即跑向她的妹妹,紧紧地拥抱她,问候着小女孩们,给每一个都抱了一下,给予一个吻。苍真和尤里乌斯留在后面,看着他们,他觉得尤里乌斯和他一样有些无所适从,看着这些如此快乐,如此简单,如此不同于他们生活的事物。

 

    他们没有谈起那幅画像,直到那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所有人都上床睡觉了,留下的只有洋子、尤里乌斯、苍真和有角。他们坐在厨房的小桌旁,喝完了一瓶香甜醇厚的葡萄酒。

 

    “你们去了哪儿?”有角终于问道。

 

    “为你偷了一件礼物。”洋子笑了,伴着沙沙声探进她的包,直到画像现出。“圣诞礼物。”

 

    他的双手颤抖,捧起那幅画像,一遍遍转动着旧画框,手指摩挲着那擦亮的,陈旧的玻璃,它覆盖住那幅肖像,保护着它。苍真跟不上他脸上飞快闪过的情感,悲哀,震惊,恐惧,最后在苦痛与快乐间的什么停驻,而苍真没有语言可以形容。就像看见一位久远前逝去的爱。或许也的确如此。

 

    尤里乌斯把手伸过桌子,触碰着他的手。“我们三个一起为你带回了它,但大部分是洋子的主意。”

 

    有角轻声说着什么,那是苍真听不懂的语言,也许他听到的只有半句。“谢谢你。”他艰难地开口。而苍真想他是看见那奇异的男人眼中噙着泪水。“谢谢你。”

 

    ——————End——————

给你们安利这一篇!《Let the Symphony last for Eternity》

烧麦和A少的部分相当好吃!而且很甜!虽然是正常向……(。
新更的这章戳到我啊啊啊!好想看结局呜呜呜……就快了啦!快结局了xd!

https://m.fanfiction.net/s/4675083/1/Let-the-Symphony-last-for-Eternity

※以下是剧透!!!

——————
Awww永恒夜想的新章(60)好甜!
苏醒以后的A少跟老妈抱怨“他不知道我是他的儿子!他只说我是他‘曾经是吸血鬼时生的儿子’≯n≮”然后Lisa安慰他“但这更显出真情,他看着你,然后毫无保留地接受了你”然后“在他虚弱时你永远是他的力量,正如他也是我们的一样”
哈哈哈然后A少看见太古龙神立刻后悔了“老爸你个幼稚鬼”“真希望我不是亲生的”≧▽≦烧麦娃娃闪着卡姿兰大眼睛,坐在骨龙上跳来跳去盯着他,越过他的肩膀“就好像使魔一样”。
而61……
欸呀魔王苍……吸血妖花的守护(超显眼),还有A少不自觉表现的依赖……就要分开了啊,真舍不得呜呜呜……
是节选+简略概括……烧麦还是被咬了,然后魔王苍反杀卡米拉,时空穿越的这群人被烧麦送走,一个个消失,互相告别,A少一个人过去找他。虽然乍一看像是老D不过很快发现还是魔王苍。
——————

“父亲!你说等不了了是怎么回事?!”然后苍真向他展示被卡米拉咬的那口。“你们已经太累,而那一下越线了,即使你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对付我的黑暗面,我只能独自一人来做,但没关系啦。”他抱歉地说。
“告诉我该怎么承担好那个未来!贝尔蒙特氏族,他们的后裔…”得到的回答是一个慈父般的温柔的笑。
“儿子,做你想做的吧。如果你愿意,跟那个祭司和你的宠物蜥蜴好好玩玩,在他们做出什么蠢事之前。但是就这样…我得走啦。”
“不!我还没有准备好!父亲别走!”孩子气的不顾一切的语调让魔王苍措手不及,有点惊讶地看回来。
“哦,这是什么?这么多个世纪以后你终于想我留下来啦。”然后苍真抚摸他的脸颊作为安慰,而A少把手放在上面。“我想那是你会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父亲…我不想离开你…母亲在这里!你在这里!为什么我们总是被分开?!”就好像世界崩塌一样,看着烧麦的身形渐渐暗淡……
“因为这不是正确的时间。别担心,有一天我们会再次相见,一起度过…我知道已经太迟了,但我‘正在’回来( I 'am' coming home. )…所以耐心等待吧,阿德里安。我为你骄傲,即使我们兵戎相向的那天,我仍然为你骄傲。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迫不及待想看下一章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被戳到啊呜呜呜呜呜
另说有提到……烧麦在叫他儿子的时候话里都有点儿想笑,不太正经的感觉,而魔王苍就是非常熟稔理所当然的意味……

——————
附带之前的repo……补充了比之前详细一点点的剧情_(:з」∠)_

《Let the Symphony last for Eternity》
超长的一篇,正在看,如果能完成解谜那我会给它很高的评分……
不同时代的人被拉到了同一个魔城里,按目前看到的,是烧麦做的……好像是为了求援?等我继续看下去。

——————

看到一半来repo。不是烧麦做的,是城做的欸~……
非常多的角色啊~不管是常见的贝家人还是少见的恶魔精炼师或者里卡德氏族,唔~
烧麦在图书馆里烤棉花糖结果把那儿点着了哈哈哈,并且真的做了棉花糖夹心饼干吃……最后只好跳下来(魔王天降哈哈哈),然后在外城遇到了被死神收掉装备的A少(虽然不认识不过有点眼熟),于是给了他一把剑“做你想做的吧”(A少看着有种他是东道主的感觉,非常自然地讨论这座城就好像他正在自家的后花园里行走)(不过当然啦😄……)
对于和平的魔城这种题材没有抵抗力(≧∀≦) 
哦可怜的马克西姆(。另说这篇里白夜的二人组都……同情一把。
哈哈哈烧麦在图书馆里吃东西还被莉萨(幽灵)知道了哈哈哈
后来还有遇见受伤的艾萨克(正常的)来着,给他了伤药,而这个精炼师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暗裔,并且嘴硬心软地劝他找个地方猫起来?远离危险反正……
※后来回想起来艾萨克超震惊的并且忠诚度upupup
再后来虽然失去这段记忆(遗憾)不过见到烧麦还是完全变成忠犬……傻fufu的那种还被敌方利用_(:з」∠)_
时间悖论!开始担心了! 
……未来改变了! 
随后烧麦就下线了……出场极少但是好次!舔舔舔ww
哇哦老d……你当真要给a少找个后妈?
呼哇!生而复死!死得好惨((嗨呀这个新的女主人让我胃痛……
太厉害了布劳纳! 
唔新的世界线……不喜欢哇(=P=)

——————

后一半的repo——四人组攻城大行动! 
有点好奇那把剑……说起剑就想起克劳索拉斯,不过他给A少的该是一把暗属性的。
※A少的冒险当中就……手不释剑,因为时空变动一松开记忆就会消失啦。然后努力在脑中回忆那段短暂的相见,感觉灵魂因此平静。握着剑就好像救命稻草一样……忘了具体怎么形容啦⊙ε⊙
里昂真是个贵族绅士这样。
呜哇老D……又对他生气,又对他悲哀……
※前几章还是严酷boss的老D听到里昂要来,摆出盛大欢迎仪式,到处装饰狮子头(虽然里昂本人并不感冒)。和手下回忆往昔,Lisa劝他跟里昂道歉来着(:з っ )っ他当时说里昂早挂点没机会啦,结果现在……虽然Lisa挂了但他还是念着要让她开心……
之后一见面立刻道歉(哭笑不得)还非常亲切地招呼阿鲁卡多,老父亲超慈爱地向友人介绍“我这个不成器的小子给你惹麻烦啦”A少心情复杂趁机溜了……
※气氛在快活和沉重间来回摇摆……
A少把西蒙从画里带出来时(时间线就恢复正常啦!)约法三章“那个白衣服的人你不能打”然后他出来一看‘欸这个白毛不是德古拉吗??’愤愤不平地“你叫我不打这家伙却准备让一帮穿了等于没穿的娘们儿打他?”引起众怒“你说谁没穿呢?!”尤其是艾瑞克扛着枪“谢谢您嘞这儿还有俩是我未来女儿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I'm out ,你们玩,我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塞到满是血猎的房间里感觉如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时序恢复之前是老D在这和里昂会面,所以恢复以后原本消失的猎人们就跟着里昂放一起啦。然后烧麦回想这个记忆,感觉模模糊糊好像一回过神就和血猎呆一起了。‘不。都别去跟他们讲道理。我溜了。’这么想着蹭向门口。然后一声大喊“德古拉!”哈哈哈全部人都看过来。
不过里昂还是努力劝服了后裔们没有立刻开打&对这个新的德古拉保持和平。一边喊着说苍真等等别走,抱怨“这就是训猫(管理一群乱糟糟的人)么”。然后猫着身子挪动的烧麦探出头回答“是啊祝好运,原力与你同在。不过我还是得走了。”结果A少拦住他“你要去哪?”烧麦答“反正不是什么每个人都知道我真身的猎人的屋子。你自个儿算算,我是要走了。”可惜A少是个半吸血鬼,挡在门前面的速度比他快哈哈哈。
“我当初对你说‘做你想做的’可不是叫你把我拦在一个全是想杀我的血猎的房间里!”烧麦表情超不满的(ฅ∀<`๑)╭
然后里昂试图安抚他“我们没想伤害你”于是烧麦喊了一声“谁想杀我的来举个手啊”结果只有除了A少和里昂没举手hhh“你是个贝尔蒙特所以你自动包含在内”烧麦这么说。“七个!七个人想杀我。而这个贝尔蒙特显然还想做帮凶。”然后A少脱口而出“爸你别这样丢我们两个的脸啊!”烧麦大吃一鲸‘啥?我有个儿子?有角没给我说啊!我跟他说‘告诉我所有你知道的这座城的事’时肯定包括像是我有个孩子这种事的……’结果越想越不对劲‘居然有女人愿意给我生孩子…我强了她?肯定是这样!啊我真的活在那种‘我恨你吸血鬼老爸!’的狗血剧里了是不是?’并且真的问出来然后里昂向他解释,而A少气到爆炸哈哈哈哈哈哈
之后以玛利亚为首开始叫他fluffy=͟͟͞͞ʕ•̫͡•ʔ“你从什么时候决定变成毛绒绒的?”烧麦抱怨“这不是毛绒绒,我这是时尚,多谢!”然后夏诺雅回答“时尚的毛绒绒”而艾瑞克:“我竟不能反驳”……再之后连西蒙都开始这样叫(ฅ∀<`๑)╭还叫他雪球来着xd
欢乐的海洋(。 
那副肖像……好帅!
※服饰庄重的苍真斜靠在王座上,手撑着下颌,头发比平常要乱一些,眼睛半睁半闭,瞳孔流溢出一抹金光。后面是J叔,时间赋予了睿智与阅历,握着鞭子,延展着绕过他身前,好像保护又好像看守的姿态,洋子的手里拿着书,有着和他一样形状的眼睛。然后是王座旁黑色衣服的有角,正注视着他。
苍真跟他们解说……“哦…这些是我的保护者…或者确切一点,如果我变回德古拉,他们是我的处刑人。拿鞭子的是尤里乌斯,当代的贝尔蒙特。金发的是洋子,当代的贝尔南德斯。站在前面的那个是有角幻也…大概…”然后他一转眼看到A少“等等你不是双胞胎对不对?”阿鲁卡多:“?我是独生子”于是苍真假模假样地揉揉眼睛“很好,‘儿砸’,等我回去我们肯定得‘好好地’,慢慢地谈一谈……”
“画像中的这些人?他们限制住这座城混沌的部分,让我与黑暗面共舞。”烧麦原本是在城里乱逛,学习力量,更多地了解暗裔们。……不是封印而是掌控这样φ(-ω-*) 在烧麦的力量下魔城超有人情味的!……如果没有那场悲剧城堡本该也是这样_(:_」∠)_ ……
哈哈哈哈哈一杯正常的饮料…… 
※是这个,烧麦跟女仆要一杯血腥玛丽(Bloody Mary)(无酒精饮料那种)过了一会一想不对飞奔过去“等等!你是怎么想的这个饮料”女仆战战兢兢“找到一个叫玛丽的处女然后把她打出血?(记不清了)”烧麦超无力的哈哈哈
“想喝可乐”“可乐是什么?”
※不过之后与莉萨A少还有艾萨克一起分享了正常的饮料(评价相当棒!)这只艾萨克全程感激涕零(。
嘿嘿嘿这边的a少也很可爱
poor Issac…… 
睡王子(叹息)
解咒方式真的叫人意想不到hhh
boss出现了!

——————

追完等更!非常棒!虽然有些太长了,不过还是推荐!气氛在里昂他们去见老D的时候开始松快,接着烧麦在的时候简直变成日常hhh……
在尾声的感觉了!就等打完这个boss!诶嘿我之前还以为那会是同伴呢……
作为印象……
战斗狂西蒙,里希特让人禁不住对他怒目而视……绅士里昂,忠犬艾萨克,野心勃勃的卡蜜拉,可怜的蜥蜴名字太长我给忘了(等等,嗨呀,万年魔神?),呃……这几位形象相当突出啦hhh~还有就是到末尾莫名fluff起来的老D,和愉快气氛制造者烧麦。A少真的可爱哇……
顺带一提这篇作者自曝安排角色是投骰子……开头那会儿烧麦根本就差一点gg嘛hhhhhh
另外46章开始就是可爱的烧麦君啦xd!之前也有……可惜我忘了他在第几章下线的啦=͟͟͞͞ʕ•̫͡•ʔ

※呀……
然后它更新了!完结了呜……还想看啊😂
是的这边的A少大龄儿童没错了,然后……
作话也挺好玩!哈哈有没有谁同样想做个骰子决定的故事~

这篇更完了那么那一篇是不是会以双倍的速度更啊(偷望)

【授翻】Castlevania: It's Never Late for Forgiveness

Castlevania: It's Never Late for Forgiveness

恶魔城:宽恕为时未晚

by Altheryon

——————————

类别:家族&伤害/治愈

章数:15

字数:44k+

角色:阿鲁卡多,德古拉,有角幻也,来须苍真

完结时间:2017.9.8

简介:在一个邪教试图复活黑暗之主的新尝试之后,苍真开始看到他过去作为玛蒂亚斯·科隆奎斯特的生活,以及作为德古拉的过错,渐渐地他唤醒了自己的真实自我,同时也处理那些深重的伤痕、噩梦和痛苦的悔恨,担心朋友们对他恢复的记忆的反应,知晓有角的真实身份,并寻求救赎。

————————————

作者的话:祝好!我是恶魔城的又一个大粉丝,为了纪念我最喜欢的系列游戏,我在这里留下一点小小的敬意。首先,这是一个有十二个短章的故事,我相信我在这从来没有读过类似的东西。希望你能喜欢!而且,我不是英语母语者,所以请原谅这里可能出现的拼写错误。最后,像往常一样,恶魔城或者它的任何角色都不属于我,这是给我自己和其他粉丝的娱乐。

如果你还没有阅读我这个系列里其它的故事并想要尝试,它的先后顺序是:

1- It's Never Late for Forgiveness
1- 宽恕为时未晚

2- Sunt Aici
2- 我在这里(※罗马尼亚语)

3- Iris of Blue, Green and Gold
3- 蓝色虹膜,绿与金

4- The Midnight Rose
4- 午夜玫瑰

译者的话:魔城的动画击中了我,让我想翻这篇!奇妙的巧合是它某种意义上竟然可以看做后日谈……结合食用效果更好xddd
超棒的这一篇!如果有条件请去读原文因为更美:-D~如果能去留评和点favorite就更棒啦!
为了速度基本是超级粗糙的百度改翻译,见谅(祈祷)
网飞杀我(倒地)五天44k你信?(……看着那个坑突然心虚(
等等居然还有番外?!……等着吧……会做的……
这篇的烧麦就把他当伯爵转世就行!

关于repo请看这里,烧麦の英文粮的评论区。(现在可能有点难找,10.8的……)

吃我安利!

原文地址:
https://m.fanfiction.net/s/12515136/1/
作者专栏:
https://m.fanfiction.net/u/7179145/

并且授权在此!!!

弃权声明:

我不拥有什么,仅出于爱。不盈利,权利归于原作者。其余依照惯例。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
番外请继续等待吧xd也会陆续在此放出。

如果只安利一首BGM,那会是这个——
 《Love song for a vampire》
我爱他们。
最后,阅读愉快!

非常!!非常开心!!!!
当然是我的荣幸!!!!!
激动得指尖发麻!!!啊啊这么棒……这么棒的一篇文,一个作者!哇!!!!!!!
就快做完了!还有一章!!!等我!!!!
……已经是要授权的套话了:-D下次我再想个新的出来!
超!级!好!吃!

Pleeeeeeeese!

Feed me! Or fed on me...

请喂我粮!或者等我投喂也行……

好想吃魔城的粮啊……


来源贴吧。
消息过时了,不过很有趣欸~!
想去献血23333

【无授翻】What do you mean by 'Discount' Virgin's Blood

原文地址

译者声明: 
此翻译仅供学习交流用。我不拥有什么。不盈利。权利归于原作者。

爬墙,咕。

————————————

What do you mean by 'Discount' Virgin's Blood?
你说的“打了折扣的”处女的血是什么意思?

by Zantetsuken Reverse

————————————

预警:
有可能令人不适的内容,尤其别在吃饭时看ʕ •ᴥ•ʔ。一点儿脏话和一点儿更#的东西。
大概会让人有点恶心地笑起来hhh

作者的话:
我该把这个故事用德古拉来写而不是苍真,但我不确定‘打了折扣的’血能真的召回他。你会知道我说‘打了折扣’是什么意思的。

如果你对这个感到讨厌,请别生气。可能对我来说这不是很恶心……但是对其他人有可能。

苍真在这的ooc是因为他很嗨。

————————————

【你说的“打了折扣的”处女的血是什么意思?】

————————————

苍真想知道他到底怎么又落到这种境地了。再一次地,他被捆在个石头做的古代祭坛上(用滥了的戏码*1),上面雕刻着各种各样的魔鬼崇拜符号(老一套*2),而且完全光溜溜的(又是这样*3……好吧,这次是女人们动的手),等着被救出去(用滥了,真的*4)。在他周围黑袍子的邪教徒们(毫无新意*5)吟诵着不详的词句,听上去像是拉丁语,但是恐怕和他的俄文水平一样糟(每回都是*6)。大概是第五次了,他被泡在处女的鲜血里(废话……*7)。

有两件事值得一提。一是他现在在一所女性寄宿学校的地下室。另一件是绝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话,这些邪教徒是女性。

“你们真的觉得这小仪式能成吗?”他大声说道,一方面是因为他有点嗨,一方面是骚扰这些邪教徒好让她们更可能办砸,然后任何拖延能给他的同伴们更多时间来救他,而且被绑起来还下了药可再让人懊恼不过了,他才不介意让这些家伙感觉不快呢。“我是说,我见过比这好的不知有多少。说真的,这些符号看上去像幼稚园小朋友画的!”

“闭嘴!”最边上的一个邪教徒厉声道,苍真瞄到过她好像是个英语教师。“你或许是我们主人的容器,但你不是我们的主!我们不容忍任何不敬!”

苍真吐出舌头发怪声嘲笑她。挺幼稚的,不过这是他唯一能缓解压力的办法。他的食物被下了麻药(再一次地*8)所以他的力量被暂时封印了,他大部分的行动能力也是。看样子器官和嘴还照常工作。然而他依然被灌了药,比给赛马灌的还多,所以脑子到嘴的过滤器显然已不复存在。“没开玩笑,这血放多久了?它不是该那啥,新鲜点吗?这有……几个月了?”他把头侧到一旁好用舌头舔一点儿。“哦不。你真的把鲜血和陈血混在一起然后希望它能用?一帮外行!”

那邪教徒走过来打算扇苍真一巴掌,但是女主祭(一个物理老师)阻止了她。“我们是开明的信徒,”她说,“我们不崇尚无谓的暴力。”

那邪教徒不满地抱怨道。“我们会有质量更好的血,如果她不是这么低廉的话。”她在那喃喃自语。

苍真听到了她。“嘿!主祭小姐!她刚刚说你低廉!”

女祭司生气地看了那个教徒一眼,但又软下去了。“你尽管试试离间,但我们姐妹的情谊——”

“不管怎样,你们到底怎么搞到的廉价的血?”苍真叫道。“我是说,你们喜欢用处女的血。到底多少人被你们杀掉用来做这次鲜血浴?”

“一个都没,”女主祭沾沾自喜地说。“没有一个人因为我们高贵的事业死去。正如我说的,我们姐妹们不崇尚无谓的暴力。”

这让苍真一下有点惊得没话说了。“所以你们抢劫了血库还是血库?这可真是……怎么说,遵纪守法?对想要召回血族之王的邪教徒来说太守规矩了点。”

那个不满意的教徒摇了摇头。“我们……没有抢劫血库。我们没那个装备,而且那也会引起当局的注意。”

“除此之外,血库里摆的血包是按血型分类而不是纯洁与否,”一个数学老师补充道。“而我们也不认识捐献车的模样,我们从没有真的向血库捐过什么血。”

“所以怎样,你们从合法渠道购买它?这恐怕会相当贵。”

不满意的教徒又摇了摇头。

“不,等等,你刚说这位女主祭小姐是个真正的小气鬼,”苍真说。“但是说真的,你们究竟从哪弄到这么多……处女的……血……”

苍真被药糊住的脑子终于上线了。“你们是一群全女性的邪教徒……”他喃喃道。“开着一家女性寄宿学校……远离任何男性……然后你们搞到血但不杀人也不从血库或献血车上打主意?”

苍真又舔了舔那血。“天啊,你们不可能那样做!

“我们就这么做的,”女祭司安详地说道。“收集这些花了好几年。我首创的这个方法——”

哦艹,看在老天的份上,放我出去!”苍真喊道。“我能尝到尿!你真的觉得德古拉会高兴被经血召唤回来?!

那个不满意的邪教徒瞪了女主祭一眼。“我跟你说过的,”她说道。“我说过我们该穿得像个牛仔,在郊外转悠然后从血库偷走血袋。但是不~~~,你说这样更人道主义……”

“我得承认,这确实比杀人好太多了,”说话的是另一个邪教徒……或者看起来是那样。她摘下了兜帽,底下是洋子·贝尔南德斯。她转向祭坛。“来吧,苍真。让我们离开这儿。”

“谢了,洋子。”他说,“我会亲你的,但我更爱弥那。”

“那是个卧底!”其中一个邪教徒(一个历史老师)叫道。“快,杀了她!”

洋子抬起一只手,火焰在指尖跳跃。邪教徒们在这女人面前争相退缩。“在你们飞奔之前,”她宣布道,“我认为你们有些事需要了解。”

她深呼吸了一下。“如果你们的主祭说的是真话,而我们的调查也证实这点,那么你们没有人真的做下什么违法行为。”

一片寂静。

“但她们给我下药——”

除了给我这位同事下药,”洋子说。“但我们打算宽大处理,如果你们保持安静。”

“那我逃税的事呢?”后方某处一个经济学老师喊道。

“那不关我们的事,所以你不会因为这个被我们送上法庭,”洋子回答道。“但没有证据证明你们谋杀了谁。所以如果你们现在放弃,我们没有权利起诉你们。”

邪教徒中嗡嗡声和耳语声四起。

“但是!”洋子说。“如果你们完成了这个仪式,不管它是否生效,你们每一个人都会被抓起来。如果仪式成功,那么你们得对德古拉造成的任何伤亡负责。”

更多的窃窃私语冒了出来。

“同时,我们已经包围了这栋建筑。如果你们决定反抗,我不能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好吧,”女主祭说道,放下了法杖,“你赢了。我不会让我的姐妹们为我受过。”

苍真和洋子同时眨了眨眼。“真……真的?”

“是啊,”主祭说。“我是个和平主义者。”

“那你为什么试图召回在整个欧洲掀起血海那家伙?”苍真问道。“女士,你可真疯狂。”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女主祭说道。

“你可以在局子里告诉我们。”洋子说。

与每个看过那种大反派投降只为对主角背刺的电影的人的预期相反的是,女主祭没做这种事。邪教徒们不太开心,不过她们中大多数觉得回归日常生活比被火箭弹炸飞要好。

在洋子把苍真从那池血里捞出来的时候(有角拒绝靠近它,唯恐唤起他的本能然后导致尴尬的局面;大部分的特工成员仍然是怕血的菜鸟;剩下的只是对这种血反胃而已),尤里乌斯问有角,“所以……你觉得老德真的可能被这种血召唤回来吗?”

有角耸了耸肩。“我从没试过这么做。但血就是血。理论上它就是处女的血,所以大概能起效吧。”

尤里乌斯啜了一口圣水泡的茶。“那么我们打断得正是时候,”

有角点头。“即使这样……我绝对相信一旦父亲发现它的来源,他会气疯的。我想他会毁灭每个该对这种耻辱负责的家伙。”

一阵冷风吹过。

“至少没人死掉。”尤里乌斯说道。

“是啊,”有角说。“这挺棒的。”

——————完结——————

作者的话:
有谁觉得月事血能生效的啦?
对,我觉得特工部门会动员得更快一些,如果苍真真的有变成德古拉的风险。

译者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