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_m

倒地不起_(:3」∠)_
——
第七章:31.0%
——
简介莫名消失……嗯……算了不写啦!

【授翻】Castlevania: It's Never Late for Forgiveness

Castlevania: It's Never Late for Forgiveness

恶魔城:宽恕为时未晚

by Altheryon

——————————

类别:家族&伤害/治愈

章数:15

字数:44k+

角色:阿鲁卡多,德古拉,有角幻也,来须苍真

完结时间:2017.9.8

简介:在一个邪教试图复活黑暗之主的新尝试之后,苍真开始看到他过去作为玛蒂亚斯·科隆奎斯特的生活,以及作为德古拉的过错,慢慢地他唤醒了自己的真实自我,同时也处理那些深重的伤痕、噩梦和痛苦的悔恨,担心他朋友对他恢复的记忆的反应,知晓有角的真实身份,并寻求救赎。

————————————

作者的话:祝好!我是恶魔城的又一个大粉丝,为了纪念我最喜欢的系列游戏,我在这里留下一点小小的敬意。首先,这是一个有十二个短章的故事,我相信我在这从来没有读过类似的东西。希望你能喜欢!而且,我不是英语母语者,所以请原谅这里可能出现的拼写错误。最后,像往常一样,恶魔城或者它的任何角色都不属于我,这是给我自己和其他粉丝的娱乐。

如果你还没有阅读我这个系列里其它的故事并想要尝试,它的先后顺序是:

1- It's Never Late for Forgiveness
1- 宽恕为时未晚

2- Sunt Aici
2- 我在这里(※罗马尼亚语)

3- Iris of Blue, Green and Gold
3- 蓝色虹膜,绿与金的眼

4- The Midnight Rose
4- 午夜玫瑰

译者的话:魔城的动画击中了我,让我想翻这篇!奇妙的巧合是它某种意义上竟然可以看做后日谈……结合食用效果更好xddd
超棒的这一篇!如果有条件请去读原文因为更美:-D
为了速度基本是超级粗糙的百度改翻译,见谅(祈祷)
网飞杀我(倒地)五天44k你信?(……看着那个坑突然心虚(
等等居然还有番外?!……等着吧……会做的……
这篇的烧麦就把他当伯爵转世就行!

关于repo请看这里,烧麦の英文粮的评论区……

吃我安利!

原文地址:
https://m.fanfiction.net/s/12515136/1/
作者专栏:
https://m.fanfiction.net/u/7179145/

并且授权在此!!!

弃权声明:

我不拥有什么,仅出于爱。不盈利,权利归于原作者。其余依照惯例。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
番外请继续等待吧xd也会陆续在此放出。

如果只安利一首BGM,那会是这个——
 《Love song for a vampire》
我爱他们。
最后,阅读愉快!

非常!!非常开心!!!!
当然是我的荣幸!!!!!
激动得指尖发麻!!!啊啊这么棒……这么棒的一篇文,一个作者!哇!!!!!!!
就快做完了!还有一章!!!等我!!!!
……已经是要授权的套话了:-D下次我再想个新的出来!
超!级!好!吃!

Pleeeeeeeese!

Feed me! Or fed on me...

请喂我粮!或者等我投喂也行……

好想吃魔城的粮啊……


来源贴吧。
消息过时了,不过很有趣欸~!
想去献血23333

【无授翻】What do you mean by 'Discount' Virgin's Blood

原文地址

译者声明:
此翻译仅供学习交流用。我不拥有什么。不盈利。权利归于原作者。
爬墙,咕。

————————————

What do you mean by 'Discount' Virgin's Blood?
你说的“打了折扣的”处女的血是什么意思?

by Zantetsuken Reverse

————————————

预警:
有可能令人不适的内容,尤其别在吃饭时看ʕ •ᴥ•ʔ。一点儿脏话和一点儿更#的东西。
可能的低级趣味预警。

作者的话:
我该把这个故事用德古拉来写而不是苍真,但我不确定‘打了折扣的’血能真的召回他。你会知道我说‘打了折扣’是什么意思的。

如果你对这个感到讨厌,请别生气。可能对我来说这不是很恶心……但是对其他人有可能。

苍真在这的ooc是因为他很嗨。

————————————

【你说的“打了折扣的”处女的血是什么意思?】

————————————

苍真想知道他到底怎么又落到这种境地了。再一次地,他被捆在个石头做的古代祭坛上(用滥了的戏码*1),上面雕刻着各种各样的魔鬼崇拜符号(老一套*2),而且完全光溜溜的(又是这样*3……好吧,这次是女人们动的手),等着被救出去(用滥了,真的*4)。在他周围黑袍子的邪教徒们(毫无新意*5)吟诵着不详的词句,听上去像是拉丁语,但是恐怕和他的俄文水平一样糟(每回都是*6)。大概是第五次了,他被泡在处女的鲜血里(废话……*7)。

有两件事值得一提。一是他现在在一所女性寄宿学校的地下室。另一件是绝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话,这些邪教徒是女性。

“你们真的觉得这小仪式能成吗?”他大声说道,一部分是因为他有点嗨,一部分是骚扰这些邪教徒好让她们更可能办砸,然后任何拖延能给他的同伴们更多时间来救他,而且被绑起来还下了药可再让人懊恼不过了,他才不介意让这些家伙感觉不快呢。“我是说,我见过比这好的不知有多少。说真的,这些符号看上去像幼稚园小朋友画的!”

“安静!”最边上的一个邪教徒厉声道,苍真瞄到过她好像是个英语教师。“你或许是我们主人的容器,但你不是我们的主!我们不容忍任何不敬!”

苍真吐出舌头发怪声嘲笑她。挺幼稚的,不过这是他唯一能缓解压力的办法。他的食物被下了麻药(再一次地*8)所以他的力量被暂时封印了,他大部分的行动能力也是。看样子器官和嘴还照常工作。然而他依然被灌了药,比给赛马灌的还多,所以脑子到嘴的过滤器显然已不复存在。“没开玩笑,这血放多久了?它不是该那啥,新鲜点吗?这有……几个月了?”他把头侧到一旁好用舌头舔一点儿。“哦不。你真的把鲜血和陈血混在一起然后希望它能用?一帮外行!”

那邪教徒走过来打算扇苍真一巴掌,但是女主祭(一个物理老师)阻止了她。“我们是开明的信徒,”她说,“我们不崇尚无谓的暴力。”

那邪教徒不满地抱怨道。“我们会有质量更好的血,如果她不是这么低廉的话。”她在那喃喃自语。

苍真听到了她。“嘿!主祭小姐!她刚刚说你低廉!”

女祭司生气地看了那个教徒一眼,但又软下去了。“你尽管试试离间,但我们姐妹的情谊——”

“不管怎样,你们到底怎么搞到的廉价的血?”苍真叫道。“我是说,你们喜欢用处女的血。到底多少人被你们杀掉用来做这次鲜血浴?”

“一个都没,”女主祭沾沾自喜地说。“没有一个人因为我们高贵的事业死去。正如我说的,我们姐妹们不崇尚无谓的暴力。”

这让苍真一下有点惊得没话说了。“所以你们抢劫了血库还是血库?这可真是……怎么说,遵纪守法?对想要召回血族之王的邪教徒来说太守规矩了点。”

那个不满意的教徒摇了摇头。“我们……没有抢劫血库。我们没那个装备,而且那也会引起当局的注意。”

“除此之外,血库里摆的血包是按血型分类而不是纯洁与否,”一个数学老师补充道。“而我们也不认识捐献车的模样,我们从没有真的向血库捐过什么血。”

“所以怎样,你们从合法渠道购买它?这恐怕会相当贵。”

不满意的教徒又摇了摇头。

“不,等等,你刚说这位女主祭小姐是个真正的小气鬼,”苍真说。“但是说真的,你们究竟从哪弄到这么多……处女的……血……”

苍真被药糊住的脑子终于上线了。“你们是一群全女性的邪教徒……”他喃喃道。“开着一家女性寄宿学校……远离任何男性……然后你们搞到血但不杀人也不从血库或献血车上打主意?”

苍真又舔了舔那血。“天啊,你们不可能那样做!

“我们就这么做的,”女祭司安详地说道。“收集这些花了好几年。我首创的这个方法——”

哦艹,看在老天的份上,放我出去!”苍真喊道。“我能尝到尿!你真的觉得德古拉会高兴被经血召唤回来?!

那个不满意的邪教徒瞪了女主祭一眼。“我跟你说过的,”她说道。“我说过我们该穿得像个牛仔,在郊外转悠然后从血库偷走血袋。但是不~~~,你说这样更人道主义……”

“我得承认,这确实比杀人好太多了,”说话的是另一个邪教徒……或者看起来是那样。她摘下了兜帽,底下是洋子·贝尔南德斯。她转向祭坛。“来吧,苍真。让我们离开这儿。”

“谢了,洋子。”他说,“我会亲你的,但我更爱弥那。”

“那是个卧底!”其中一个邪教徒(一个历史老师)叫道。“快,杀了她!”

洋子抬起一只手,火焰在指尖跳跃。邪教徒们在这女人面前争相退缩。“在你们飞奔之前,”她宣布道,“我认为你们有些事需要了解。”

她深呼吸了一下。“如果你们的主祭说的是真话,而我们的调查也证实这点,那么你们没有人真的做下什么违法行为。”

一片寂静。

“但她们给我下药——”

除了给我这位同事下药,”洋子说。“但我们打算宽大处理,如果你们保持安静。”

“那我逃税的事呢?”后方某处一个经济学老师喊道。

“那不关我们的事,所以你不会因为这个被我们送上法庭,”洋子回答道。“但没有证据证明你们谋杀了谁。所以如果你们现在放弃,我们没有权利起诉你们。”

邪教徒中嗡嗡声和耳语声四起。

“但是!”洋子说。“如果你们完成了这个仪式,不管它是否生效,你们每一个人都会被抓起来。如果仪式成功,那么你们得对德古拉造成的任何伤亡负责。”

更多的窃窃私语冒了出来。

“同时,我们已经包围了这栋建筑。如果你们决定反抗,我不能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好吧,”女主祭说道,放下了法杖,“你赢了。我不会让我的姐妹们为我受过。”

苍真和洋子同时眨了眨眼。“真……真的?”

“是啊,”主祭说。“我是个和平主义者。”

“那你为什么试图召回在整个欧洲掀起血海那家伙?”苍真问道。“女士,你可真疯狂。”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女主祭说道。

“你可以在局子里告诉我们。”洋子说。

与每个看过那种大反派投降只为对主角背刺的电影的人的预期相反的是,女主祭没做这种事。邪教徒们不太开心,不过她们中大多数觉得回归日常生活比被火箭弹炸飞要好。

在洋子把苍真从那池血里捞出来的时候(有角拒绝靠近它,唯恐唤起他的本能然后导致尴尬的局面;大部分的特工成员仍然是怕血的菜鸟;剩下的只是对这种血反胃而已),尤里乌斯问有角,“所以……你觉得老德真的可能被这种血召唤回来吗?”

有角耸了耸肩。“我从没试过这么做。但血就是血。理论上它就是处女的血,所以大概能起效吧。”

尤里乌斯啜了一口圣水泡的茶。“那么我们打断得正是时候,”

有角点头。“即使这样……我绝对相信一旦父亲发现它的来源,他会气疯的。我想他会毁灭每个该对这种耻辱负责的家伙。”

一阵冷风吹过。

“至少没人死掉。”尤里乌斯说道。

“是啊,”有角说道。“这挺棒的。”

——————完结——————

作者的话:
有谁觉得月事血能生效的啦?
对,我觉得特工部门会动员得更快一些,如果苍真真的有变成德古拉的风险。

译者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

放鸽子预告

本月考试安排已出,专心复习,并且咕你们直到放假(💗|。・ㅂ・)っ♡ ♪

【无授权翻译】Winter by izayoi_no_mikoto

原文地址

声明:
此翻译仅供学习交流用。我不拥有什么。不盈利。所有权利归于原作者。
其余事项依照惯例。

Winter

by izayoi_no_mikoto

简介

花白能结束这个冬天。他是唯一能够的那个人。
他没有。

————————————

“你得杀了我。”玄冬说。

他站在那儿,精疲力尽,弓着身子,没有表情。他的手垂在两旁,手指倦怠地伸着,肩膀塌下。他站在银白的森林前,雨雪交杂的灰暗的天穹下,他的身形暗淡,脸上笼着一层阴影。

这副景象绞着花白的心,但与此同时,他从未见过比这更美的东西。

“花白,”玄冬的声音急迫。

“不。”花白回答,他转过身,坚定地,继续穿行于雪地。

空中几乎没有风,但雪仍不停飘落,一片一片,柔软而美丽,带来死亡。寒冷深入骨髓,然而花白挺直脊背,头颅高抬,没有拉上兜帽,抑或蜷缩进斗篷,因为这冬天属于他。这份尖刻而刺痛的寒冷属于他。虚伪的温柔的雪属于他。渗入那双结实的靴子的潮湿亦属于他。身前播撒的永恒的白色,头顶不详的云层,身后正死去的森林,这些全都是他的。

这场冬天的来由是他,这意味着它属于他。

他继续向前,麻木的双脚艰难地踏进深及膝盖的雪堆,如同预想,一阵痛苦的僵持之后,玄冬跟了上来,宣布投降。“花白,”他喊道。“花白,等等。”

花白停下步伐,转过身。“玄冬,”他说,这个名字尝起来像是落在舌尖的一朵新雪,锋利,干冷而又纯洁。他的心脏紧缩了一下,但这一次的原因不尽相同。

玄冬吃力地走着,每一步都深陷雪中,直到最终追上花白,倒在他旁边,那个他应在的位置。“花白,”他又说了一遍,沮丧让他的声音染上苦痛。“停下它。你不能继续这样。你知道你该做什么。我们都知道。”

“我不需要做任何事,”他说。“只是因为我能够杀死你并不代表我会去做。”

“你必须做,”玄冬坚持道。

花白微笑了,不知为何地。他让这个笑强留在唇齿间,凝视着玄冬,没有流泪。“不,”他答道,“我不会。”

玄冬眉头紧皱,但是花白拒绝进行这场争论。他伸手抓住玄冬的衣袖,轻轻拉了一下,“看,”他指着身前那片荒凉的,大雪封锁的野地。“看看这些。忘掉其它的。你看。这不美吗?”

玄冬凝望远方,他冰蓝色的眼睛遥遥看去。花白也一样,转过身,注视着——那增长的雪,令人生畏的天穹,浩瀚的空虚,威胁着要将他们全部吞噬。“很美,”玄冬终于回答。但是花白分不出他声音里含着的到底是赞叹还是怀疑。

雪无情地落下,如同精巧的白色花朵自天堂飘落。

一阵寒冷掠过他,花白突然地,剧烈地颤抖了。天这么冷,这么冷,但他已经做出了决定,而他将对此负责,他将拥有它。他拥有这场冬天,还有它的寒冷,它制造的残忍的寂静。他接受它,因为只要这场冬天属于他,那么玄冬也属于他。

他能够终结这冬天,用他的剑仁慈地一刺,但他没有,而且不会有。他只是伸出手,用尽僵硬冻伤的手指上全部的力量,握住玄冬。几秒后,玄冬紧握回来。花白闭上眼,在眼泪流下,冻结在脸颊上之前刹住了。

这真的非常,非常冷。但玄冬,仍然温暖。

————————————

作者的话:
(灵感来源:关于深冬的一百字)

译者的话:
给姬友的小鱼干。
咸鱼混更假装我还活着。

好趴那么是预告时间啦(笑)
本月是安定的T&A,不过又到了期中考试周,所以或许月底,或许到下个月,总之不必期待——(发出咕咕的声音)
这一章是神罗方专场,大段大段的分析,或许不那么有意思。整章里扎哥对云片的担心都要溢出纸面来了hhh但他真的好厉害!
希望我能做好吧。嗯,大家,回见!

呼呼,那么烧麦那篇也有授权啦xd
回复得好快啊!
开心!

感受一下这个和谐……>/////<